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舊版回顧 | 王氏網論壇

世界王氏宗親聯誼交流尋根懇親繁榮文化發展商企唯一官方門戶網站

清代“湖廣填四川”移民的主要來源

2013-12-17 14:45:51來源:重慶王長鈞

打印 字號: T|T

                          一、重慶各地縣志、族譜對移民來此地的記載:
 

     清朝順治末年到嘉慶初年,歷時130多年的大移民,移民人口究竟有多少?有人認為先后入川的移民應該在100-200萬之間,而在移民期間繁衍增加的就更多了。入川移民中湖廣籍貫多,所以民間將這次大移民稱為“湖廣填四川”。依次為江西、廣東、福建三省以客家人為主的移民。再其次為江蘇、安徽、浙江、山西、陜西、云南、貴州、廣西、山東、河南等省的移民。一般認為,各省向四川移民中,湖廣籍約占1/2,而川東即現在的重慶一帶湖廣移民的比例超過70%。還有史料記載“外來者什九皆湖廣人。”各地縣志對這次移民活動和移民原籍也多有記載。
 
       民國本《巴縣志》記載,“自晚明獻亂,而土著為之一空,外來者什九皆湖廣人。”又如同治本《璧山縣志》卷一記載“明末獻賊幾變,土著幾空,清初招復業者十分之一二,余皆楚、粵、黔、湖人”。又如《南川縣志》(1991年版)記載,前明萬歷十三年(1985年)到順治十七年(1660年)四川歷經災害和戰亂,南川縣人口銳減。康熙三年(1664年)江西、湖南、湖北等省移民來縣“插占為業”。康熙六年(1667年),在原外流戶逐漸回縣歸里的同時,貴州省也有不少移民南川縣落戶。又如《長壽縣志》記載,明末戰亂四川人口大減。清康熙十年(1971年)清政府定各省貧民攜帶妻子入蜀開墾者,準其入籍。時有湖南、湖北、廣東、廣西、福建等省的張、王、李、陳、葉、楊、沈、鄧等各姓遷入長壽定居。最多者為湖北麻城孝感人氏。
 
                          二、家譜對移民來源地的記載:
 
      有人查閱了幾十部家譜,所記載祖籍無一不是各省遷川移民。
 
     1、由湖廣入川的。例如合川《劉氏家譜》記載,劉氏先祖顯公、灝公、全公的馬、孫、尚、良、朝、臣、述等字輩20余人攜家帶口分別于康熙四十二年從湖廣永州府祁陽縣上祁鄉東園遷徙到四川的合川、南充、武勝等地插占為業。又如銅梁縣《雷氏家譜》記載:“吾族光勝,光靈兩房自康熙時由湖南永州府祁陽縣遷到銅梁縣城西巴岳山之蟠龍橋坎上的跳墩壩”。
 
      2、由江西遷渝的。如巴縣《王氏族譜》(同治十三年重刊)“入川高祖定曾公”江西吉安府永興縣蓮花廳礱西鄉第九都土鳧東社土主宮七郎祠下鳧村下田屋基生長人氏。斯時也,為子孫謀深遠計,長久風聞西蜀平原沃野千里,于是將家與弟,囑族經理,率五弟璉公同行到蜀。所過都邑,津梁、涉水登山,不知幾經勞瘁,越數月以停驂,乾隆初年入蜀巴西城土主場居住。置買街房,則曰適彼樂土,爰得我所矣。又如璧山縣《朱氏族譜》記載:“入川始祖婆李媛貞,生于康熙三年(1664年),江西龍泉人,與十一世主宏昌公結婚,生四子一女。康熙三十四年宏昌公去世。康熙四十八年,李媛貞時年45歲,攜帶全家長途跋涉,歷數千里,來到四川省川東道重慶府璧山縣福里一甲馮家寨河壩老房子(今璧山縣獅子虎村河壩老房子定居)。”
 
      3、由廣東入川的。如隆昌縣《梁氏族譜》“至七世承迪,于前清雍正五年,由粵攜眷入川,十月十五日到隆昌東五里楊柳橋而定居焉。”又如江津仁沱《古氏族譜》(光緒十年增修)“啟宇公,娶張氏儒人,粵東長樂人也。暨辛丑年挈家來蜀,居隆邑。置田而耕,是時公年二十有七矣。歷十四年,中間生祖榮公。雍正乙卯,始至津邑。置田數百畝,居龍門之上槽。”又如重慶鄰水縣《余氏家譜》“我斌祖后裔十七家于康熙五十至六十年間(1711-1721年)從廣東乳源縣移到了四川,除日韶,之女長榮祖在大竹安家外,其余十家便分別居住在鄰水縣城郊及牟家、觀音、古家、西天等地落戶。如是繁衍,傳宗接代,延續至今近三百余年,人丁發展到上萬。余氏家族已成為鄰水大姓之一。”
 
       4、由福建、江蘇遷渝的。
 
     如江津《陳氏家譜》(同治六年編,民國十七年戌辰歲仲冬月四修)“君禮公配邱氏,舊居閩之武平。公卒、邱孺人撫五子成立。聞蜀東遭獻賊蹂躪,地廣人稀,欲遷居焉。乃使次子上瑛、三子上琳往觀可否?二子奔馳蜀東,卜筑于津之德感十余年。衣物稍裕,具書極歸,邱孺人乃偕長子上球,幼子上舉,并四子上輝之子馨,舉家遷蜀,故今五房嗣孫必以君禮公邱孺人為本支始祖。”又如《朱氏家譜》“先世由金陵入蜀,住渝州西城朱家漕(即凈室寺左邊河岸上一帶,今則改為劉家溝矣)世居其地。”
 
       5、江西遷湖廣、湖廣遷四川的。
 
     如長壽《傅氏家譜》“本族籍貫在普,由贛遷楚,由楚遷蜀。遷蜀后或又黔返蜀,由蜀又返楚。”又如遂寧《唐氏家族支譜》:“自明朝洪武年以來,始祖室由預贛西來,遷于湖南寶慶府邵陽縣居城北。北江歷有年矣。傳七世至硅、璋、珊、湖、璉、瑞六公,相續繼而為瑞公傳至十三世應撥、應硅、應玉,三公兄弟,于康熙四十二年癸未秋,撥公攜兩弟入川,抵蜀北潼川府遂寧縣上安里三甲潼川鎮落業居住。”
 
            三、再聽移民后代的敘述
 
      1、《重慶晚報》和重慶湖廣會館產業發展有限公司于2004年7月舉辦的《我家與“湖廣填四川”大移民征文》活動中,收到不少征文對移民祖籍來源作了記述。1、由湖廣遷徙。如藍巖全(江北區觀音橋居民)據藍氏族譜記載,藍氏為炎黃子孫,歷年藍氏興旺,代代有名人,子孫遍及全國海外。120代遷徙到福建福德縣,又入楚之黃州府麻城縣。142代前遇明末張獻忠亂,藍氏祖宗遷到四川資中,承繼男丁200余人,置下大片家業,每年清明、冬至二節,全族在自建的祠堂聚會,祭奠祖宗。又如:蔣明祿(大足縣新聞莊):“我家是湖南零陵縣進賢鄉上甲里大廟頭老屋基蔣應棟的后代。清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正值移民入川時期,蔣應棟遺孀唐氏和兒子兒媳五人,自愿報名赴川墾荒。是年,從湖南零陵縣有組織地結伴而行,歷時一年多,于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到達四川省大足縣北端天臺山(今重慶大足中熬鎮天臺村)插占土地,墾荒種植繁衍后代。
 
       2、由湖廣遷貴州,又由貴州遷四川
 
如唐大美(江北區大石壩居民)“我已年過古稀,在歡度晚年時,從族中尋得《唐氏宗祠晉陽家譜》瀏覽。據《晉陽家譜》中稱,唐氏入川始祖禮進系湖廣麻城孝感鄉人。”清初,禮進同劉氏夫人告別家鄉,沿途步行數千里,到了貴州遵義府桐梓縣箭樓灣住下,齊氏夫人在此生育了志見、志朝而卒于此地。之后,禮進又攜帶其子繼續前往,大約在1680年進入川東道重慶府璧山縣石堰坎下四楞碑腳下插占為業。
 
從以上家族和移民后裔所記述各地移民來川,有的應詔入川,有的避難入川,有的聞風巴蜀沃野千里慕名入川,有的前有親人入川,至此插占為業。站穩腳跟后,返鄉攜其他親屬入川,有的是被強制入川。大量家譜的記載證明,由湖廣移民到四川的占了絕大多數。湖廣移民大多數從長江溯江而上,重慶府所轄州縣,多數位于長江沿線,故成為“湖廣填四川”外來移民的第一站。移民在這些地方安定之后,有的再逐步向川北、向川西、向川南擴散,即所謂二次移民。
 
            四、土著流民返回四川原籍
 
      四川前后遭受30多年的兵荒馬亂,長期戰爭,災荒,瘟疫,人口大減。而重慶一帶戰亂平定之后。能夠在較短的時期內經濟復蘇,人口增長,究其原因除了外省移民入川之外,與大量外逃原住民返回原籍重振家業有關。許多家譜記載在明末清初的戰亂中,貴州遵義一帶較為平靜。重慶府轄州縣相當一部份人為逃避兵亂,逃離到貴州遵義桐梓縣等處避難,躲避兵亂而定居。清劉景伯《蜀龜鑒》記載(王)祥守遵義八年,流寇不敢入其境。川東南遺民倚以全活者數十萬口。“戰亂平定之后,這些外逃的原住民響應朝廷的號召,又返回故鄉,重振家園,恢復生產。重慶“湖廣填四川”移民博物館看收集的家譜對這一段歷史有不少記載”。
 
     如長壽縣《傅氏家譜》:“蜀自先朝丙子(1636年)明崇禎九年”,搖黃作亂,甲申獻逆入川,兩賊殺戮千人僅存其一。吾族中趨避黔、楚者居半。又如江北縣《曹氏族譜》(民國23年編修):初祖興玉公湖北黃州府麻城也。明洪武初入蜀,卜居于渝北跳石河,傳至七代后,值明季淪桑之變,群賊蹂躪全川,先祖扶老攜幼,避居黔之遵義,倉皇逃走,譜牒因此散失,清朝定鼎,掃除群孽,巴渝平靜,始復挈眷回川,仍居故里。
 
       又如江北縣《胡氏族譜》:時值明末流寇四起,張獻忠洗蜀,川省黎民,靡有子遺。合族移民遵義府桐梓縣羅九甲唐堡巖胡家大灣居住,以避之亂。至康熙年間,獻曲殄滅,有承訓分同子先禎回四川居于袁家坪。又如江津《幸氏族譜》(成譜于道光十年),崇禎十七年甲申歲六月,巨賊張獻忠虎踞全川,而群蜂四起。不敢安處,堯世祖回江津洞下回灘灣,盛世祖歸江津麻溝灣臥牛灘。元相祖落業綦江縣金泉廂,良相良朝祖落業貴州遵義桐梓水銀溪。
 
      又如江北廳《陳氏宗譜》(民國本)記載:原笈自楚省黃州府麻城孝感鄉桃子崗,下李凹第八房祖分派入川。后因張獻忠八大王作亂,逃貴州遵義府居住。嗣后,八大王平靜,回四川插占為業。又如《朱氏家譜》記載:“先世由金陵入蜀,住渝西城朱家漕,世居其地,迄后值明季之亂,母何民卒,應魁公亦卒。二世祖堯年舜年福年四公未獲奉葬,推墻掩棺,倉促同逃,隨遇賊,福年公被獲。執見賊鬼,命且監視,是夜,乘監者熟睡,絕得奪刀,殺監者數人,監旗聚眾,皆奔貴州遵義府桐梓縣華頭坎下吼獅灣尋獲耕種,始求婚韓氏,蒙可后生。后回渝州西城里朱家漕”。
 
      從川東南到貴州遵義桐梓縣一帶,山高水險,森林密布,野獸出沒,人跡罕見。為保全家性命,黎明百姓,不得已攜妻帶子,棄家出逃。其奔命之倉皇,途中之艱辛,流離之苦楚,是難以言喻的。
 
           五、移民入川路途之苦與創業之艱
 
      移民入川別土離鄉,遷徙路途遙遠,歷經千難萬苦,到了陌生的新家園,又面臨白手起家和創業之艱難。對移民遷徙路途之艱險,創業之艱辛,縣志和家譜也有不少記載。
 
如梁平《王氏宗譜》(同治十一年)康熙四十七年,湖南零陵王氏閱巫山、渡巫峽、歷夔,兩岸猿聲心酸他鄉亡客,輕舟萬重波驚失路之人,早行夜宿,亦步亦趨,“月余而四川簡陽”。
 
       劉勇(我家與“湖廣填四川”大移民征文)從我這代人往上追溯十代先祖劉吉林,在康熙年間,帶領兩個兒子背井離鄉,從湖廣寶慶府鄒陽縣大東林洪橋三溪一都官員廟王城路土地祠出發,歷時半年,經過懷化、銅仁、秀山、酉陽、涪陵,一路走走停停,最后選擇在合川縣四新里七甲江家灣落地生根。
 
       道光《城口廳志》卷二十《重修溪壩蜀王宮碑記》記載“楚人入蜀者,必由二水(長   江、漢水)溯流而上”。《三省世界防備是覽》卷十一記載,流民之入川者,北則取道西安,鳳翔;東則取道商州、鄖陽、西則取道重慶府、宜昌。扶老攜幼,千百為群,到處絡繹不絕。不由大路,不下客寓,夜在沿途之祠廟巖屋或密林住宿。取石支鍋,拾柴作飯。遇有鄉貫、便寄住寫地,開墾伐木支櫞,上覆桑草,僅避風雨,借雜糧數石作種,數年有收,典當山地,方漸次筑土屋數版,否則就遷徙他處。
 
        為了讓后人記住這一段歷史,平武縣《李氏族譜》先祖遺祠記載:兄弟商議往川,丁丑別了家院,到川開荒勞苦,四川沒有人煙,有錢又無買賣,勤耕苦作難堪。遂寧安居買賣,回轉路要七天,大小忍饑受餓,只為樂守家園。兒孫昌盛世守,祖宗黃泉安然。又曰:“開墾老荒三十年,每日刀斧在身邊。一年四季無間斷,早夜辛勤不得眠。田土開得成熟種,年老總是要歸泉。初一十五化錢紙,為愿兒孫個個賢。好堂庭前書教子,祖宗幽冥有眼觀。”
 
       璧山縣《鄭氏家譜》記有先輩留下的歌謠“吾祖挈家西徙去,途經孝感又漢江。轉輾跋涉三千里,插占為業墾大荒。被薄衣單鹽一兩,半袋干糧半袋糠。汗濕黃土十年后,雞鳴犬吠谷滿倉。”
 
       從長江水路入川的移民,第一站到達川東,即現在的山峽庫區,部分移民在這一地區擇地落業,另一部分沿江而上,到達重慶、瀘州、宜賓等州縣或經嘉陵江、沱江、涪江、渠江上行到南充、內江、遂寧、廣安等州縣落業。也有經水路到重慶城后,再走旱路,上重慶去成都的官道沿途插占為業或投奔已安居樂業的親友。過去從陸路進出重慶城要經石橋鋪和太坪七牌坊。《巴縣鄉土志》(光緒三十三年到本)記載,正西陸路出通遠門,十里佛圖關,十五里石橋鋪,又十里二郎鋪,又二十里百市鐸,又七里鳳山鋪,又十五里走馬崗交璧山界。
 
      大坪七牌坊位于佛圖關之石橋鋪之間,來此處建城墻,設有官防。是進入重慶城的重要關口。從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至清末,這是先后建政坊,節孝坊,人瑞坊等九座牌坊,以后逐漸形成街市。抗日戰爭中,牌坊被日機炸毀兩座,剩余七座,后來將此處命名為七牌坊街。“文化大革命”期間牌坊以破“四舊”為名,被全被拆毀。七牌坊街兩側現已存節孝碑,神道碑,墓青碑等二十余塊碑刻。清代長江,灘多水險,移民乘座木船逆流而上,要經歷十幾日或數十日,而且還有船傾人覆之險,從陜西、湖南、貴州等方向入川的移民,分別要翻越秦嶺、大巴山、武陵山、大婁山等無數險峻的山脈。不管有多大的艱難險阻,百年移民仍浩浩蕩蕩,歷久不衰。移民們賣盡原籍家產,攜帶家人,冒著風險,踏上千里迢迢的入川之路。他們攀援于崎嶇棧道,跋涉于深山峽谷,穿越于激流險灘,長途跋涉歷經數月,嘗盡千辛萬苦,才來到四川重慶插占落業。有一個傳說,講的是四川重慶好些地方一年四季人有愛纏頭巾的習俗,是因為當年移民途中死爛者太多,經常頭纏孝帕,日久天長,習以為常,白帕包頭逐漸演變成多用途的白色頭巾了。 

                                通訊地址:重慶市江津區教育委員會清平巷街
 
                              郵編:402260
 
                             電話:023-47537546  13883950730
 

 

編 輯:wangshi 標簽:
相關文章
福建22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