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舊版回顧 | 王氏網論壇

世界王氏宗親聯誼交流尋根懇親繁榮文化發展商企唯一官方門戶網站

王羲之家世之王羲之年譜

2014-04-11 08:11:30來源:紹興名士家世叢書 王云根著

打印 字號: T|T
●晉惠帝司馬衷太安二年癸亥(公元303年)
     王羲之1歲。
     農歷七月十一日,在瑯琊國臨沂都鄉南仁里(今山東臨沂蘭山區北孝友村)誕生。
     父王曠,時年28歲;母衛氏。其時羲之已有一兄長,名籍之。
●建武元年·永興元年甲子(公元304年)
     王羲之2歲。
     瑯琊王司馬睿為避戰禍,從鄴城逃到洛邑,迎其母夏侯太妃返居封地瑯琊國。羲之祖母夏侯氏,與司馬睿之母夏侯太妃系胞姐妹。
●永興二年乙丑(公元305年)
     王羲之3歲。
     父王曠時任丹陽太守。丹陽郡治設在秣陵(今江蘇南京,后改名為建鄴、建康),與揚州刺史劉機治于同城。
     右將軍陳敏作亂,王曠與劉機皆棄城而走。
光熙元年丙寅(公元306年)
     王羲之4歲。
     叔父王翼(本作王虞),拜尚書郎,出任濮陽太守。
     農歷十一月,惠帝崩,48歲。司馬熾即位,是為懷帝。
晉懷帝司馬熾永嘉元年丁卯(公元307年)
    王羲之5歲。
    農歷三月,父王曠參與討平陳敏之亂。
    堂伯父王導、王敦密室議事。時逢“八王之亂”,西晉王朝岌岌可危。父王曠闖入提出“南渡”之策。不久,瑯琊王司馬睿采納王曠謀,決定南遷江左。
 農歷七月,掌握朝廷大權的太傅、東海王司馬越批準司馬睿的請求,以睿為安東將軍都督揚州、江南諸軍事,假節、鎮建鄴(今江蘇南京)。從睿南渡者百族。瑯琊王氏舉族南遷。
    農歷九月,司馬睿大部抵達建鄴。王曠助睿選用軍府幕僚。
    王曠一家落戶建鄴烏衣巷。
●永嘉二年戊辰(公元308年)
    王羲之6歲。
    父王曠33歲,出任淮南內史,以屏障江左。
    叔父王翼所守濮陽淪陷。王翼奉母攜弟棄郡渡江,投依司馬睿。睿大悅,任王翼為安東司馬。
   小叔父王彬依揚州刺史劉機,為建武長史。
   王翼教羲之書法。王曠以筆法秘籍授羲之。
●永嘉三年  己巳(公元309年)
    王羲之7歲。
  “八王之亂”最后得勝者司馬越自滎陽入洛陽,以王敦(羲之堂伯父)為揚州刺史。
   農歷七月,司馬越遣王曠率淮南兵馬赴并州(今山西太原),抗拒漢主劉淵兵馬。
   王曠兵馬渡黃河,于太行與劉淵之子劉聰的兵馬相遇,大戰于長平之間。曠兵大敗,下落不明,從此正史不予記載。
永嘉四年庚午年(公元310年)
    王羲之8歲。
    羲之失父,一家陷入悲痛之中,朝野對此不作聲張。
    郗愔出生。其父郗鑒,姐郗璇(后成為羲之的妻子)。郗愔字方回,高平金鄉人。成年后歷任要職。與羲之關系甚為親密。《王羲之傳》云:“羲之書初不勝庾翼、郗愔,及其暮年方妙。”愔妻傅氏,亦善書。
●永嘉五年辛未(公元311年)
    王羲之9歲。
    懷帝詔下東海王司馬越罪狀,布告方鎮共討伐。司馬越憂急病危不戰自死于項(今河南項城)。
    羲之遠房堂伯父(從父)王衍護司馬越棺柩還東海(今山東郯城),在苦縣寧平城附近被漢劉聰部下石勒追上。王公士庶被殺10余萬。王衍等皆遇害。
    漢劉聰部下劉曜、王彌攻陷晉都洛邑(今河南洛陽),燒、殺、掠、奸。懷帝司馬熾被俘,押送平陽。
    懷帝被俘前詔以司馬睿為鎮東大將軍,兼督揚、江、湘、交、廣五州諸軍事。
    司馬睿以羲之堂伯父(從父)王導為鎮軍司馬,以羲之小叔父王彬為鎮東參軍。
    名士周凱奔司馬睿,睿以為軍咨祭酒。
    相對北方而言,江左(江南)政局較為穩定。羲之父王曠“首創其議(晉室南渡)”的正確性越來越為南渡百族上層人士所認識。
    羲之從衛夫人學書。
永嘉六年壬申(公元312年)
    王羲之10歲。
    漢劉聰部屬攻太原。其部屬石勒屯兵于葛陂(今河南新蔡縣北),課農造舟備戰,將攻建鄴(今江蘇南京)。司馬睿及南渡士族遭到威脅。
    司馬睿布檄四方,以鎮東長史紀瞻為揚威將軍,都督諸軍,宣稱勤王,主動迎戰。
    時羲之堂伯父(從父)王敦為揚州刺史,領江州刺史,鎮豫章(今江西南昌)。
    羲之成年后所尊敬的晉重臣桓溫出生。桓溫少羲之九歲,字元子,譙國龍亢人。出仕后累遷瑯琊內史、征西大將軍。
   堂伯父王導贈鐘繇《宣示帖》之書帖于羲之,當在本年前后。
晉愍帝司馬鄴建興元年癸酉(公元313年)
    王羲之11歲。
    懷帝被殺害于平陽。太子司馬鄴即位于長安,是為愍帝。改元建興。
    為避司馬鄴諱,建鄴改名建康(今江蘇南京)。
    詔以司馬睿為侍中、左丞相、大都督,督陜東諸軍事。
    羲之叔父王翼出任丞相軍咨祭酒。
    羲之堂伯父(從父)王導為丹陽太守,振武將軍。
    羲之未來的岳父、前中書侍郎郗鑒率高平千余戶難民移居嶧山(今山東鄒滕交壤處)。司馬睿聞其德行,以其為兗州刺史,鎮鄒山。
   從事中郎彭城劉隗雅習文史、善伺候,為司馬睿所重用,出任丞相司直。劉隗一上任就彈劾多人,其中一本彈劾羲之兄長、瑯琊王世子文學王籍之,指責他在叔母喪期中結婚。同時遣責籍之岳父周嵩、叔父王翼、王彬。
建興二年甲戌(公元314年)
    王羲之12歲。
    晉轄黃、淮兩岸大部地區陷落。漢劉曜兵馬圍逼長安,愍帝被困于京都。
    羲之成年后的好友支遁(字道林)降生。
●建興三年乙亥(公元315年)
    王羲之13歲。
    左丞相、瑯琊王司馬睿進為丞相、大都督,督中外諸軍事。
    羲之堂伯父王敦進為鎮東大將軍,加都督江、揚、荊、湘、交、廣六州諸軍事、江州刺史。
    王敦自此擁有選配轄地刺史及以下官員的權利。以堂阿弟、羲之叔父王翼為寧遠將軍、荊州刺史,并命湘州刺史甘卓、豫州刺史周廣等出兵助王翼進駐荊州。
    王敦重權在手,“浸益驕橫”,擴張東晉轄地,客觀上對鞏固東晉政權起到重大作用。
    名士周凱設宴,羲之隨同長輩前往。其兄籍之后娶周凱侄女為妻。宴席間,周凱以牛心炙先讓羲之品嘗。時牛心炙為珍貴佳肴,主人先敬誰,說明主人對誰看重。由是傳為佳話。
●建興四年丙子(公元316年)
    王羲之14歲。
    愍帝司馬鄴出長安東門向漢將劉曜投降。
    丞相司馬睿聞京都長安失守,宣告北征。
    丞相司直劉隗恐王氏勢力壯大,一再彈劾王氏,數奏王導、王含過失。引起以王敦為代表的王氏族人“深忌疾之”。
東晉元帝司馬睿建武元年丁丑(公元317年)
    王羲之15歲。
    愍帝司馬鄴被漢將劉曜虜往平陽。
    丞相、瑯琊王司馬睿在建康(今江蘇南京)接到愍帝密詔。詔令司馬睿“統攝萬機”。
    傳詔者系平東將軍宋哲。哲乃王興之岳父。
    在群賢擁戴下,司馬睿宣稱晉王,改元“建武”。東晉自此始。
    晉王司馬睿以王敦為大將軍;王導為驃騎將軍,領中書監、錄尚書事;周凱為吏部尚書;賀循為中書令。又封“百六掾”。
   東晉王朝以一群中青年為棟梁,呈現一派新氣象。時司馬睿本人42歲,王敦52歲,王導42歲,賀循58歲,郗鑒49歲,王翼42歲,溫嶠(羲之姑夫)30歲,庾亮29歲,庾冰27歲。
元帝太興元年戊寅(公元318年)
   王羲之16歲。
   愍帝被劉聰殺害。晉王司馬睿即皇帝位,史稱元
   帝。改元太興。
   漢劉聰死,劉曜為帝,改國號后趙。
   元帝加大將軍王敦江州牧,進驃騎將軍王導開府儀同三司。《通鑒》卷九十一云:“元帝之始鎮江東也,王敦與從弟王導同心翼戴,帝亦推心任之。敦總征討,導專機政,群從子弟布列顯要,時人為之語曰‘王與馬共天下。’”
    時羲之叔父王翼任輔國將軍、散騎常侍,調回建康。王翼畫《孔子十弟子圖》贈給羲之,云:“余兄(王曠)子羲之,幼而歧嶷,必將隆余堂構。今始年十六,學藝之外,書畫過目便能。就余請書畫法,余畫《孔子十弟子圖》以勵之。嗟爾羲之,可不冒哉!畫乃吾自畫,書乃吾自書。吾余事雖不足法,而書畫固可法。欲汝學書,則知積學可以致遠,學畫可以知師弟子行己之道。又各為汝贊之。”(唐張彥遠《歷代名畫記》卷五)
    時羲之兄籍之2l歲,由世子文學遷安城太守,娶新安太守周嵩女(一說籍之19歲結婚)。
●太興二年己卯(公元319年)
   王羲之17歲。
   羲之祖母夏侯氏逝世。
   羲之叔父王翼曾為母立屋過制,元帝流涕止之。《晉書·禮志》云:“元帝姨廣昌鄉君喪,未葬,中丞熊遠《表》曰:‘臣以為廣昌鄉君葬殯日,圣恩垂悼……宜廢冬至小會……’”
●太興三年庚辰(公元320年)
   王羲之18歲。
   堂伯父王敦贊羲之云:“汝是吾家佳子弟,當不減阮主簿。”時陳留阮裕有重名,為敦主簿。王敦以阮裕比侄子,既是對其主簿的看重,亦是對羲之的看好。
   司馬睿幼子司馬昱生。數年后,司馬昱受封會稽王,羲之任其“王友”多年。
   羲之成年后的摯友謝安出生。
   郗曇出生(后成為羲之的內弟)。
太興四年辛巳(公元321年)
   王羲之19歲。
 《世說·賞譽》載:“阮光祿云:王家有三年少,右軍、安期、長豫。”
   右軍,即王羲之。安期,王含子王應也。長豫,王導長子王悅也。三人同為瑯琊王氏堂兄弟,其時以才華出眾而被并稱為“王氏三少”。
   阮光祿,即阮裕。是西晉大名士阮籍的后人。曾任王敦主簿,又任王導從事中郎、王舒撫軍長史,司空郗鑒亦曾請為長史。后來羲之第六子操之女嫁于阮裕次子阮寧為妻,故羲之書信多次提到“阮新婦”、“阮甥”。
   時元帝“引劉隗、刁協以為心腹,稍抑損王氏之權,王導亦漸疏外。”詔以丹陽尹劉隗為鎮北將軍、青州刺史,鎮淮陽。假節領兵,名為討胡,實備王敦。
   王敦致書劉隗,責其“丞圣上顧眄”而離間朝廷與王氏的關系。劉隗甚輕視之,回信稱自己愿為元帝
“竭股肱之力,效之以忠貞”。王敦“得書,甚怒。”
永昌元年壬午(公元322年)
   王羲之20歲。
   堂伯父王敦以“清君側”名義,自武昌舉兵東    下。王含投奔胞兄王敦。劉隗、刁協勸元帝“盡誅王氏”。
   羲之堂伯父王導率王氏族人二十余“每旦詣臺待罪”。羲之相隨其中。
   元帝聽從名士周凱勸奏,詔示在京王氏俱無罪。先后命王翼、王彬前去會見王敦,勸其退兵。
   王敦攻入建康,殺刁協。劉隗出逃,投奔石勒,后官至太子太傅,徹底背叛晉王朝。事實表明,劉隗原先所稱愿為朝廷“竭股肱之力,效之以忠貞”乃一派謊言。
   王導不愿危及司馬氏政權,王敦達到“清君側”目的后,便自領丞相,退兵武昌去了。王翼病故。
   經歷動亂,元帝憂憤病亡,年47。王導受遺詔輔政。太子司馬紹即位,年24,史稱明帝。
●晉明帝太寧元年癸未(公元323年)
   王羲之21歲。
   王敦自武昌移屯于湖(今安徽蕪湖),自領揚州牧(揚州地處京畿,為王朝重地),以堂弟、司空王導為司徒。由于堂兄王彬曾反對自己,不便重用,故放任他為豫章太守,轉徙江州刺史。
   明帝冊立妃子庾氏為皇后。皇后之兄庾亮為中書監。詔征郗鑒還京為尚書令。
   郗鑒升遷有王敦順水推舟之功。郗鑒道經姑孰(今安徽當涂)同王敦政見不合被軟禁。后獲放行。
   郗鑒派人到王氏府選婿。選中王羲之。當年,羲之與郗璇結婚。
   明帝召見郗鑒,商議對付王敦。
●太寧二年  甲申(公元324年)
  王羲之22歲。
  明帝決定討伐王敦,詔加司徒王導大都督、領揚州刺史,實施“以王制王”策略。
  王敦病重臥床,派遣爪牙錢鳳等迎戰。
  雙方大戰于秦淮河畔、朱雀橋邊、越城內外。
  由于臨淮太守蘇峻參戰,援助王導兵馬,王敦兵馬大敗。
  王敦疾甚,憤恨而死。敦胞兄王含及子王應亡命荊州,投奔族兄王舒。舒“沉含父子于江”。
 《晉書·王彬傳》載:“敦平,有司奏彬及兄(王曠)子安城太守籍之并是敦親,皆除名。”此乃王敦之亂平定后,涉及到對羲之叔父和羲之胞兄的一樁公案。有司認為王彬和王籍之是王敦的族親,應當免除他們的官職。幸而明帝從另一個角度看問題,詔曰:“司徒王導以大義滅親,猶將百世宥之,況彬等皆公之近親乎!”
   王彬和王籍之雖是王敦的族親,可他們也是王導的族親呀!
●太寧三年乙酉(公元325年)
   王羲之23歲。
   經郗鑒等舉薦,王羲之初入仕途,任秘書郎。
   下半年,明帝司馬紹病故,年27。太子司馬衍即位,時年5歲,史稱成帝。
   庾太后臨朝稱制,以司徒王導錄尚書事(相當于宰相),與中書令庾亮、尚書令卞壺參輔朝政。
●晉成帝咸和元年丙戌(公元326年)
   王羲之24歲。
   羲之好友周撫被王導任命為從事中郎,出為寧遠將軍、江夏相。羲之《十七帖·與益州刺史周撫書》云:“計與足下別,二十六年于今……”所別之年當從本年算起。
  羲之堂伯父、尚書仆射王舒出任會稽內史。
  朝廷議及歷陽太守蘇峻可能謀反,加固石頭城防其叛亂攻打。
●咸和二年丁亥(公元327年)
    王羲之25歲。
    時庾亮38歲,因年輕氣盛,主觀武斷,以元舅決事禁中,而頗失人心。
    歷陽太守蘇峻獲悉庾亮對自己不信任而已有防備,即起兵造反,驅師姑孰。
    時瑯琊王司馬昱8歲。朝廷徙封其為會稽王。羲之始任“會稽王友”。
   晉制,被封王須到封國就任。因東晉時,淮河以北大片疆土失陷,司馬昱原任瑯琊王只空名而已。而本年所封會稽王已有實地,無論根據“禮,八歲出就外傅”,還是因蘇峻作亂,“朝士以京邑危殆,多遣家人入東避難”,司馬昱都極有可能于本年末前往會稽。而作為“會稽王友”的羲之,也就有可能相隨司馬昱出行。如此說成立,那么,羲之“初渡浙江便有終焉之志”,當始于本年。
●咸和三年戊子(公元328年)
   王羲之26歲。
   羲之為“會稽王友”,有可能隨侍司馬昱居會稽山陰。
  上半年,蘇峻叛軍攻人建康蔣山(今南京鐘山)。尚書令卞壺等遇害,死者數千。庾亮戰敗于建陽門(烏衣巷所在地),遂攜其諸弟逃奔于尋陽。叛軍攻入臺城,驅役百官,羲之叔父、“光祿勛王彬等皆被捶韃,令負擔登蔣山。裸剝士女,皆以壞席苦草自障,無草者坐地以土自覆,哀號之聲,震動內外。”
  下半年,陶侃、庾亮、郗鑒、溫嶠集結兵馬攻討叛軍,斬蘇峻于石頭城。
  本年,袁宏生。袁宏字彥伯,小字虎,陳郡人。《晉書》有其傳。后羲之書信中多次出現“袁生,,即其人。
  本年,李式卒。李式字景則,江夏鐘武人,官至侍中。系衛夫人的侄子,羲之的表兄弟。亦善書。羲之的叔父王翼曾為平南將軍,善書,有一回李式被羲之美稱為“李式。平南之流……”
●咸和四年  己丑(公元329年)
  王羲之27歲。
  年初,溫嶠剿滅蘇峻余黨蘇逸。
  大亂平,宮闕灰燼,朝廷暫以建平園為宮。溫嶠主張遷都豫章(今江西南昌);三吳豪族請都會稽;司徒王導認為遷都不妥。議罷。
  郗鑒平亂有功被封為侍中、司空、南昌縣公;郗鑒次子郗曇被封為東安縣開國伯。
  庾亮失職肇禍有罪,求外鎮以自儆。
  羲之由會稽王友改授臨川太守(一說改授臨川太守在翌年)。
  羲之堂伯父王舒卒,以討蘇峻功,贈車騎大將
●咸和五年庚寅(公元330年)
  王羲之28歲。  
  鄱陽太守庾翼,字稚恭,有書致羲之云:“吾昔有伯英章草十紙,因喪亂遺失,嘗謂人曰,妙跡永絕。今見足下答家兄書,煥若神明,頓還舊觀。”
  庾翼兄長乃庾亮,庾亮曾向羲之求書,羲之曾謙虛地答書云:“稚恭(庾翼)在彼,豈復假此?”
  庾翼書藝原在羲之之上,善草、隸(今楷),尤長于章草。在羲之改革章草推出行草書體而被社會廣泛接受之初,庾翼對其有過非議:“小兒輩乃賤家雞,愛野騖,皆學逸少書。須吾還,當比之!”
  在見了羲之答庾亮的書信之后,庾翼對羲之的書藝從抱有成見變為了大為嘆服。
●咸和六年辛卯(公元331年)
  王羲之29歲。
  羲之在臨川太守任上,母親衛氏及胞兄籍之先后病故。
  靈柩初埋于臨川,后羲之有一帖云:“墳墓在臨川,行欲改就吳中(會稽)”。
●咸和七年壬辰(公元332年)
  王羲之30歲。
  一說羲之因母去世辭官守喪。一說羲之辭去臨川太守之職后改任吳興太守。吳興(今浙江湖州)治所在烏程縣。
●咸和八年癸巳(公元333年)
  王羲之3l歲。
  行蹤同上年,有二說。
●咸和九年  甲午(公元334年)
  王羲之32歲。
  八州(荊江等)刺史、長沙公陶侃卒。平西將軍庾亮進號為征西將軍、假節,都督江荊六州諸軍事,領江、豫、荊三州刺史,鎮武昌。
  羲之應庾亮之請,入其幕府為參軍。
  其時,在征西幕府的還有:羲之堂弟王胡之、王興之,好友范汪、孫盛、孫綽、庾翼、孟嘉、殷浩等。后來羲之在書信中提及“武昌諸子”,即指上述諸賢。
 《世說·容止》記載有庾亮與諸賢在武昌“南樓理詠”之雅事。后羲之回建康興致勃勃地向堂伯父、丞相王導言及此事,可見理詠之雅事對羲之影響甚深。
●咸康元年乙未(公元335年)
   王羲之33歲。
   羲之仍在武昌庾亮幕府,任征西參軍。
   時王導偶疾,不堪朝會。幼主成帝(15歲)親臨其府,拜王導并其妻曹氏,以示對王氏尊重。
   為此,侍中孔坦呈密表切諫不可,被王導聞知。后孔坦被出為廷尉。
   羲之著名的《孔侍中帖》即指孔坦。
   本年,后趙石虎兵臨歷陽(今長江北安徽和縣),威逼建康。
   王導進為大司馬,出兵御石虎。石虎兵退襄陽。
   王導妻曹氏卒。
●咸康二年丙申(公元336年)
   王羲之34歲。
   尚書仆射王彬卒,年59。羲之回建康協助料理叔父喪事,下柩于建康象山王氏墓區。
   王彬與發妻生有五子。長子彭之,次子佚名,三子彪之,四子興之,五子翹之。據郭沫若倡導蘭亭論辨之后發現的《夏金虎墓志》記載,王彬與繼室夏拿虎還生有一子,名企之,官為衛軍參軍(載《南京出土六朝墓志》)。
   本年,羲之與郗璇喜得第五子,取名徽之。
   本年,郗情子,郗璇侄子郗超出生。
咸康三年丁酉(公元337年)
   王羲之35歲。
   年初,國子祭酒袁瑰、太常馮懷請興學校,成帝從之,立太學,征集生徒。
   羲之書信中稱“馮公”者,即馮懷。
   羲之自建康返武昌,疑在本年遷任征西長史。
   庾亮作《釋奠祭孔子文》:“維咸康三年,荊、豫州刺史,都亭侯庾亮,敬告孔圣明靈……”(見《蘭苑類聚》卷三十八)。
●咸康四年戊戌(公元338年)
  王羲之36歲。
  王導、郗鑒、庾亮成為朝廷三巨頭。詔以司徒王導為太傅、都督中外諸軍事;司空郗鑒為太尉;征西將軍庾亮為司空。
  王導欲召羲之入朝為官,羲之“不樂在京師”。后羲之在致殷浩書信中談及這段歷史:“吾素。自季廊廟志,直王丞相果欲納吾,誓不許之,手跡猶存。”
●咸康五年己亥【公元339年)
  王羲之37歲。
  年初,征西將軍庾亮緊鑼密鼓地欲開收復中原之戰。朝議結果,取勝把握不大。成帝乃詔庾亮,不準移鎮。
  年中,羲之堂伯父、丞相王導卒.,年64。參用天子禮葬之。
《通鑒》云其“簡素寡欲,善因事成功,雖無日用之益,而歲計有余。輔相三世,倉無儲谷,衣不重帛。”
   繼而,羲之岳父、南昌公郗鑒卒。
   羲之奔喪回建康,恰遇謝安應庾冰之召抵京。二人同登治城,“謝悠然遠想,有高世之志。王謂謝曰‘夏禹勤王,手足胼胝;文主旰食,日不暇給。今四郊多壘,宜人人自效;而虛談廢務,浮文妨要,恐非當今所宜。’謝答曰:‘秦任商鞅,二世而已,豈清言聶致患邪?”邪?”(見《世說·言語》) 
    時謝安20歲,少不更事,崇尚清談,報國意識尚望:而羲之身為庾亮僚屬,正相助庾亮策劃北伐之國家大事,故有批評“虛談廢務,浮文妨要”之言。
   本年,郗璇生下第六子操之。羲之特請姨表淑女畢氏相助妻子哺育。羲之書信中提及畢氏日“畢”。操之成人后歷任秘書監、豫州太守。
咸康六年庚子(公元340年)
   王羲之38歲。
   年初,使持節、都督江豫益梁雍交廣諸軍事、司至、郡孕侯厭亮卒,時年52。
   庾亮“臨薨,上疏稱羲之清貴有鑒裁。遷寧遠將軍,江州刺史。”此當指上年秋季前后,庾亮提出將自己所領之江州刺史讓于羲之擔任。 
羲之任江州刺史只二年多,出任的具體時間,史有多說。
    半年左右時間,羲之先后失去堂伯父王導、岳父郗鑒、府主庾亮,這心理打擊可謂極大。故在一封寫信中云:“庾雖疾篤,謂必得治力,豈圖兇問奄至。惋情深!半年之中禍毒至此,尋念相摧,不能已已!
    本年十月十八日,王彬之子、羲之堂弟王興之卒(《王興之夫婦墓志》于1965年1月19日在南新民門外人臺山出土)。
●咸康七年辛丑(公元341年)
    王羲之39歲。
    羲之辭去江州刺史之職,還建康。繼任者為王舒次子、羲之堂兄王允之。
    本年,朝廷對編戶制度實行改革。往年,僑寓江左的王公庶人皆為臨時戶口;今均以土著為斷,著以白籍。即一律立為當地正式戶籍。
●咸康八年壬寅(公元342年)
    王羲之40歲。
    年初,豫州刺史庾懌以酒餉江州刺史王允之,允之有疑,以犬試飲,犬死。庾懌飲鴆卒,史稱畏罪自盡。
    朝廷擬命允之堂兄王恬接任豫章太守,允之聞訊認為王恬不宜遠宦,提出愿以自己所任江州刺史與其對換。朝廷作出調整,改任王恬為吳國內史,改任允之為衛將軍、會稽內史。
    允之未到任卒,時年40。
    年中,成帝司馬衍病亡,年22歲。其同母弟瑯琊王司馬岳即位,史稱康帝,時年2l。
●晉康帝建元元年癸卯(公元343年)
  王羲之41歲。
  庾翼籌劃北伐,朝議多以為難,庾冰、桓溫等贊成。
  庾翼違詔北行打開局面,復上表請鎮襄陽,朝廷乃許之。詔加都督征討諸軍事。
  羲之有書信回庾翼:“一昨得安西(代指安西將軍庾翼)六日書,無他,無所知說,故不復付遂。《讓都督表》亦復常言耳。”
  聞悉庾翼兵馬進至襄陽,羲之以在野者口氣致書原會稽王、時為執政者之司馬昱,云:“羲之死罪:伏想朝廷清和,稚恭(庾翼)遂進鎮,東西齊舉,想克定有期也。羲之死罪死罪!”對于庾翼經略中原表示贊賞和欣喜。
●建元二年  甲辰(公元344年)
  王羲之42歲。
  年中,康帝司馬岳病亡,年23歲。年初,剛出生的皇子司馬聃由中書監何充建議立為太子,由是司馬聃即位。
  年末,車騎將軍、江州刺史庾冰卒,年49歲。故世前,庾冰已回朝中執政。羲之對其評價頗佳。
  本年,郗璇生下第七子獻之。獻之字子敬,初為謝安屬下,任長史;后為建威將軍、吳興太守,官至中書令。書名同父,被后世并稱為“二王”。
  羲之與郗璇共生七子一女。徽之、操之、獻之三人的生年有史可考,三人之前所生的四子一女據推斷如下:長子玄之生于324年,次子凝之生于326年,女孟姜生于328年,三子渙之生于330年,四子肅之生于333年。
●晉穆帝司馬聃永和元年乙巳(公元345年)
   王羲之43歲。
   年初,皇太后褚氏設白紗幃于太極殿,抱剛2蘭的穆帝司馬聃臨朝。
   詔會稽王司馬昱為撫軍大將軍,錄尚書六條事執政。
   司馬昱辟郗愔(羲之妻弟)子郗超為撫軍掾(助理),謝萬(謝安弟)為撫軍從事郎,郗曇(羲二妻弟)為撫軍司馬。羲之《十七帖》中有“郗司馬未去……”句,即指郗曇。
   庾翼北伐壯志未酬,卒。時官職為都督荊江等七州軍事、江州刺史、征西將軍、都亭侯。
   中書監何充推薦桓溫繼庾翼為安西將軍、荊州刺史。
   何充又以丹陽尹劉惔監沔中(今陜南漢中一帶)諸軍事、領義成太守(今湖北襄樊)。
  《世說·言語》載:“劉真長(即劉惔)為丹陽尹,許玄度(即許詢)出都,就劉宿,床帷新麗,飲食豐甘。許曰:‘若保全此處,殊勝東山。’劉曰:‘卿若知吉兇由人,吾安得不保此!’王逸少在坐,曰:‘令巢、許由、稷、契,當無此言。’二人并有愧色。”
    羲之雖在野,時時跳動著憂國憂民之心,在走親訪友之中,亦以古代傳說中的高士、圣賢的崇高形象評判現實。
    羲之還成人美事。尚書令諸葛恢在世時拒絕尚書謝裒為幼子謝石求親,理由是謝家門第不高。本年諸葛恢卒,羲之為謝裒前往諸葛府復提親,使得謝石與諸葛文熊如愿結為伉儷。羲之還欣然資助這樁婚事。
●永和二年丙午(公元346年)
  王羲之44歲。
  年初,何沖卒,年55。時官職為揚州刺史,驃騎將軍、錄尚書事。  
“左光祿大夫、司徒蔡謨和會稽王司馬昱共同輔政。經皇后之父、衛將軍、特進褚裒推薦,前光祿大夫顧和為尚書令、前司徒左長史殷浩為建武將軍、揚州刺史。
  安西將軍桓溫出兵討伐蜀漢。襄之有書信云:“十四日諸問如昨。安西(即安西將軍桓溫)有伐蜀意,復是大事,速送袍來!”  
  羲之“閑居”數年間,朝廷眾卿甚惜其才,頻召而委重任,如侍中、吏部尚書,皆不就。
  羲之在此數年間忙于兒娶女嫁:玄之娶廬江何氏,凝之娶謝氏道韞,女嫁余杭劉暢。 
  同時,羲之還在這幾年中完成一件大事,將父、母、兄的靈柩遷葬會稽。“墳墓在臨川,行欲改就吳,吳中終是歸所。”乃其多年宿愿。時王導次子王恬在任會稽內史。“王會稽”與“丘山陰”(指山陰縣令丘某),顯然給予羲之以有效的幫助。
●永和三年丁未(公元347年)
  王羲之45歲。
  桓溫平蜀,振旅還江陵。命益州刺史周撫鎮彭模。  
  羲之特致周撫書信詢問:“云譙周有孫(疑指孫秀),高尚不出,今為所在?其人有以副此志不?令人依依。足下具示……嚴君平、司馬相如、楊子云皆有后不?”其對蜀地名賢人文的關切之心躍然字里行間。
  此后,羲之與周撫書信來往甚頻。《十七帖》中二十余封書信,多是致周撫的。
  下半年,處于守喪期的前揚州刺史殷浩致書羲之,建議其出任護軍將軍。羲之回書說明這幾年不出仕的原因:“吾素無廊廟志”、“自兒娶女嫁,便懷尚子平之志,數與親知言之,非一日也。”羲之知道自己“處世(隱居)之道盡矣”,便提出愿望道:“若蒙驅使,關隴(今陜西、甘肅)、巴蜀(今四川)皆所不辭。”
●永和四年戊申(公元348年)
  王羲之46歲。
 下半年,殷浩守喪期滿,復任揚州刺史、參綜朝政。
  會稽王司馬昱引殷浩為心腹,殷浩擢征北長史荀羨為吳國內史,擢羲之為護軍將軍。
  羲之重又出仕,發布《臨護軍教》。這既是他關心體恤下屬的就職告示,又是他幾年來的書藝結晶。
  年末,羲之以三國魏人夏侯玄撰寫的《樂毅論》為文稿,揮毫書就一帖,以書藝熏陶時年5歲的第七子獻之(小字官奴)。
●永和五年己酉(公元349年)
  王羲之47歲。
  上年,朝廷以桓溫功高,加其征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封臨賀郡公,而會稽王司馬昱以重用殷浩鉗制桓溫。本年,桓溫上疏:擬趁后趙皇帝石虎死,進行北伐。朝廷久不回應。桓溫獲悉朝廷擬以殷浩抗己,甚憤慨。
  朝廷加褚裒征討大都督,帥眾三萬北伐。初戰大勝,繼而大敗。褚裒退屯廣陵(今江蘇揚州),上疏乞自貶。年末,因慚憤發疾而卒。羲之有書信痛悼:“褚侯遂至薨!”
  羲之友人劉俄卒于官,時年36歲。昔謝安受朝廷重用,乃羲之與劉惔共參與推薦。
  年末,羲之姨母、書法啟蒙老師衛夫人衛鑠卒于會稽。衛鑠,河東安邑人,江州刺史李矩之妻,中書李充之母,侍中李定、李式之嬸母,是中國歷史上最杰出的女書法家之一。
  衛夫人享年78歲,但她高齡去世仍使羲之十分悲痛。羲之有一書信云:“十一月十三日,羲之頓首頓首,頃遘姨母哀,哀痛摧剝,情不自性,奈何奈何。”
●永和六年庚戌(公元350年)
   王羲之48歲。
   朝廷聞報中原大亂,重謀收復。以揚州刺史殷浩為中軍將軍、假節、都督揚豫徐兗青五州諸軍事。
  羲之致書殷浩,認為殷浩不宜與桓溫構隙,望其效法藺相如、廉頗,謀求“將相和”。不久,羲之又密見殷浩,力陳唯內外協和國家可安之理。不被采納。
●永和七年辛亥(公元351年)
  王羲之49歲。
  羲之苦求朝廷出己為地方官。其時會稽內史王述喪母,去職守喪,朝廷遂以羲之為右軍將軍、會稽內史。
  羲之于25歲時為會稽王友,今會稽王司馬昱在朝中執政,以封地托付之,表明對羲之極為看重。
  羲之臨行有書致司馬昱道別,其情深綿。
  羲之在會稽任上,相識佛學大師、清淡名士支遁。支遁,字道林,生活在公元314至366年間,25歲時出家,初居余杭山,后居會稽石城山、剡之沃洲。本年,羲之在會稽聽支遁以佛理闡解《逍遙篇》。
  時羲之幼子獻之8歲、六子操之13歲、五子徽之16歲,語言皆已吳語化。支道林到會稽,見了王子猷(徽之字)兄弟,對人云:“見一群白頸烏,唯聞喚啞啞聲。”這是對徽之兄弟身穿烏衣白領、滿口吳語的白描。支道林原是北方人,他知道南下的成年人,北方口音大都未變,可下一代皆南方化了,這使他不住感嘆。
  本年,羲之指點幼子獻之學書。
  本年,羲之堂兄王洽子王珉出生。王珉字季琰,太元十一年(公元386年)接替獻之為中書令。后世稱獻之為“大令”,珉為“小令”。
●永和八年壬子(公元352年)
  王羲之50歲。
  殷浩北征消息傳到會稽,羲之審時度勢認為必敗無疑,有《遺殷浩書》勸止,言辭甚切。殷浩不聽。
  羲之又有《上會稽王箋》向會稽王、司徒司馬昱力陳殷浩不宜北伐,希望能避免慘敗。
  傳世《遺殷浩書》、《上會稽王箋》表明,雖然此時羲之身為地方官,不在朝中,卻對國家大事了如指掌,對戰事勝負極有見地。只可惜執政者未能重視他的真知灼見。
  羲之整頓會稽吏治、開倉賑災、視察郡屬各縣均在本年前后。
●永和九年癸丑(公元353年)
  王羲之51歲。
  三月初三,羲之與眾親友42人會集于會稽山陰之蘭亭,曲水流觴,吟詩作文,修禊迎春。
  在此次雅集中,羲之揮毫寫下被后世美稱為天下第一行書的《蘭亭序》(或稱《蘭亭集序》)。
   羲之對殷浩北伐局勢十分關心,屢有書信談及殷浩退兵之理,并指出姚襄不可靠。
   下半年,姚襄叛,以伏兵大敗殷浩于山桑。
   羲之書法,名盛江左。
●永和十年  甲寅(公元354年)
    王羲之52歲。
    殷浩連年北伐,屢戰屢敗,朝野生怨。征西將軍桓溫上疏數殷浩之罪,朝廷遂廢殷浩為庶人,徙東陽之信安(今浙江衢州)。
    羲之深替殷浩悲劇惋惜:“殷廢責事便行也,令人嘆悵不已!”
    前會稽內史王述守母喪期滿,代殷浩為揚州刺史。
    羲之在王述守喪期間忽視了對其的拜望;引來報復。王述遣下屬多次恃勢檢查會稽政事。羲之下屬疲于應對,羲之感到深受其辱。
    羲之遣使者入朝,請求將會稽劃離揚州,另設越州。使者不善言詞,引來諸多嘲笑。
    羲之關注桓溫伐秦局勢。
    羲之致謝尚書仆射書,揭示時政弊端,為民請命。
    羲之“題扇躲婆”、“寫經換鵝”等佳事發生在本年前后。
●永和十一年乙卯(公元355年)
   王羲之53歲。
 《世說·仇隙》載:“藍田(即王述)密令從事數其郡諸不法,以先有隙,令自為其宜。”
   無論王述是否口授,當王述的屬下跑到會稽威脅,我的上司對你王羲之有看法的,你要當心時,羲之豈能忍受如此大辱!三月初九日,羲之跑到父母墓前發誓,從此辭去會稽內史之職,并且永不做官。
  不久,朝廷以其誓苦,準之。
  后王述自感過分,提議讓羲之復出。羲之再無出仕之意,朝廷遂不復征召。
●永和十二年丙辰(公元356年)
  王羲之54歲。
  羲之閑居山陰,抄經寫字,教子習半
  山陰縣令丘某相助羲之購置田莊。
  羲之與東土人士盡山水之游,弋釣為娛。
  羲之在本年前后致書吏部郎謝萬:“古之辭世者,或披發佯狂,或污身穢跡,可謂艱矣。今仆坐而獲免,遂其宿心,其為慶幸,豈非天賜……”對隱居生活感到滿意。
  但羲之并非完全脫離塵世,仍十分關心軍國大事,他頻頻通過書信表達自己的智慧及見解,亦期對親朋好友有所助。謝萬“疾更委篤,深可憂”;桓溫大破姚襄,收復洛陽,他“為慰”;“桓公威勛,當求于古,令人嘆息”,他便旗幟鮮明地提出:“比當集(聚殲)姚襄也。”
  本年,殷浩郁郁而死,年52歲。羲之上司的特殊感情揮毫“哭之”。
●升平元年丁巳(公元357年)
     王羲之55歲。    
     年初,穆帝司馬聃親政,時年14歲。改元永和為升平。
     鎮西將軍謝尚卒于歷陽,時年50。
     羲之親家、凝之岳父,即謝尚的堂弟謝奕,遷任使持節、都督、安西將軍、豫州刺史。
     羲之幼子獻之14歲,由秘書郎轉任秘書丞。
     羲之堂弟(王彬之子)王彪之任尚書左仆射。
     羲之與支道林、謝安等雅集談說、悠游東土山水,與許邁采藥服食,皆在本年前后。
●升平二年戊午(公元358年)
     王羲之56歲。
     羲之親家、凝之岳父謝奕卒于官。
     司馬昱以已故謝尚子、吳興太守謝萬為西中郎將、監司豫冀平四州諸軍事、豫州刺史。
     羲之致書桓溫,認為謝萬非將才,可以在朝中為官,不宜統邊境悍兵。又致謝萬書,勸其與士卒同甘共苦,不要恃才傲物。
    本年,司馬昱為相,王彪之為鎮軍將軍、會稽內史。羲之喜獲信息,分別致信二人。對前者,感謝其一貫來的“眷顧之至”,向其發出“為國為家”的祝愿;對后者,表達了誠摯等待堂弟前來會稽任職的心情。
    后王彪之在郡八年,其間豪右斂跡。
    本年,王導第三子、羲之堂弟王洽卒,年36歲。
    王洽亦善書,“尤能隸(楷書)、行。”羲之曾評其書云:“弟書遂(竟)不減吾。”
    羲之革新蔡邕、鐘繇和張芝以來的書體,創造今楷、今行、今草書體,日臻成熟。幼子獻之時年15歲,觀念更新,勸父再改書體。
●升平三年  己未(公元359年)
   王羲之57歲。
   謝萬率軍以嘯詠自高,未嘗撫眾。時兄謝安“以白衣隨軍”,勸其曰:“汝為元帥,宜數結對諸將,以悅其心。豈有傲誕如此而能濟事也!”
   謝萬奉命北援洛陽。郗曇北擊前燕因病還彭城。謝萬誤以為燕兵強盛而曇退兵,懼而引兵還,乃全軍驚潰。于是,許昌、穎川、譙、沛諸城相繼淪沒于燕。
   謝萬不宜領兵,不幸為羲之言中。詔廢謝萬為庶人。謝萬致書羲之云:“慚負宿顧。”事至如此,羲之面對謝萬的自責,便以“此禹、湯之戒”勸慰他。意即夏禹、商湯也有失誤之時,關鍵在于吸取教訓。
●升平四年庚申(公元360年)
  王羲之58歲。
  本年,謝安41歲。謝安,字安石,陳國陽夏人,寓居會稽東山(今上虞市區東南、曹娥江畔)。少有重名,朝廷多次征召,皆不就。上年,其弟謝萬兵敗被黜,始有進仕之意。今年八、九月間,乃應征西大將軍桓溫召,出為司馬。
  謝安曾向羲之學書,羲之云:“卿是解書者,然知解書者尤難。”(見《書斷》)此乃羲之謙虛的實話:“您是懂得書法的人,指導懂得書法的人就更難!”
  羲之幼子獻之時年17歲,與二舅父郗曇之女郗道茂結婚。
  本年,桓溫之弟、江州刺史桓云卒。羲之聞訊致書桓溫:“州民王羲之死罪,賢弟逝沒,甚痛!奈何!白箋不備。王羲之頓首。”
●升平五年辛酉(公元361年)
  王羲之59歲。
  羲之、郗璇夫婦帶第六子操之等離開山陰,去剡縣金庭巡視莊園。
  獻之岳父郗曇卒。郗曇病重時,羲之就致書表示自己大為懸心。卒訊傳來,羲之深受打擊。
  獻之、郗道茂之女出生不久。夭折。
  羲之長子玄之、次子渙之于多年前病故。
  面對多災多病之人生現實,羲之與當時諸多名士一樣信奉方術之道,試圖以采藥服食與命運抗爭。他在致親友的書信中,多有“服食”傷身的感慨,也談及一些治愈常見病的偏方。
  當京都傳來穆帝司馬聃駕崩的消息時,羲之算了算,穆帝年才19。自元帝司馬睿起,羲之已經歷6位皇帝壯志未酬而因病早亡。由是,羲之更加覺得“求之內事”神圣無比。然而,祝司馬丕即皇帝位的賀表發出才不久,他已無力再追求“性命之理”了。
《太平御覽·卷六六六》引《太平經》云:“王右軍病,請杜恭。恭謂弟子曰:‘右軍病不差(不能痊愈),何用吾?’十余日,果卒。”
  羲之終年59歲。在那個時代,已是長壽。雖尚有一些宿愿未能實現,但他看到“內外孫十有六人”這么一個人丁興旺之勢,足以含笑九泉。
   羲之亡故不久,朝廷贈其“金紫光祿大夫”殊榮,子孫們遵其遺囑,固讓不受。
編 輯:xbj 標簽:
相關文章
福建22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