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舊版回顧 | 王氏網論壇

世界王氏宗親聯誼交流尋根懇親繁榮文化發展商企唯一官方門戶網站

塵境心影錄|文壇逸事:王士禎與宋犖相爭相重

2018-08-01 10:52:22來源:齊魯壹點

打印 字號: T|T
    原標題:塵境心影錄|文壇逸事:王士禎與宋犖相爭相重
    作者:史遇春
    關于讀書人,世人對他們的期許高,所以,對他們的苛責也就深。
    對讀書人的評價,比較常說、印象最深的有兩個:
    一是三國·魏·魏文帝曹丕《典論·論文》所云:
    “文人相輕,自古而然。”
    一是明代官員、學者、詩人、藏書家曹學佺的對聯:
    仗義每從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
    負心的讀書人究竟多不多,猜想,按統計學的數據來說,應該是不會那么多。
    既然負心的讀書人不會多,那么,為什么還會這么說呢?
    一者,讀書人的社會地位從來都相對較高、在社會上曝光的頻率相對較多,一旦他有負心的行為,馬上就會被發現,立即就會被廣泛傳播。
    再者,社會從來都對讀書人的期許比較高,都會用較高的標準來檢視讀書人。其他人負心,大多時候,都是情有可原的;讀書人負心,一般情況下,全是人所不容的。故而,一旦讀書人負心,也就很容易被人記住。
    之所以說讀書人負心的應該沒有那么多,倒不是我在為讀書人辯護。就科學分析來說,自古以來,可以真正稱為讀書人的那個群體,在整個社會人群當中,原本一直就只占少數;在這個只占少數的群體之中,負心人畢竟也只占少數。兩個少數綜合起來,就是少之又少,故有上一說。
    雖然,負心的讀書人不是那么多,但是,真正的讀書人也不需要沾沾自喜。在現代社會中,讀書人仍然要發揮真正意義上“知識分子”作為社會良知和社會脊梁的作用,而不是助紂為虐,負自心、負良心,無正義、無公義。
    負心多是讀書人,如上所說,其實,應該是少數。
    文人相輕,與上全然不同,一直是普遍現象、歷來是真實存在。
    文人相輕,是文人之間的事情,僅限于文人群體內部,而且是這個群體的顯著特征之一。
    正是因為文人相輕的普遍性與真實性,所以,偶有文人相重時,便會被稱作佳話、傳為美談。
    這里,就講一段清代文壇上兩位名人的逸事,看看他們是如何在爭勝中相重的。
    這兩位名人,一是王士禎、一是宋犖。
    先介紹一下這二位的情況。
    王士禎,原名王士禛,字子真,一字貽上,號阮亭,又號漁洋山人,世稱王漁洋,山東新城(今桓臺縣)人,常自稱濟南人。
    出身仕宦,祖父象晉,為明布政使;明思宗崇禎七年(公元1634年),生于豫省官舍,祖父呼為“豫孫”;娶山東鄒平張延登之孫女。
    清世祖順治七年(公元1650年),應童子試,連得縣、府、道第一,與伯兄士祿、仲兄士禧、季兄士祜皆有詩名。順治八年(公元1651年)鄉試第六。順治十二年(公元1655年)會試第五十六。順治十五年(公元1658年)戊戌科補殿試,三甲三十六名進士。文名漸著,23歲游歷濟南,邀文壇名士集大明湖水面亭,即景賦秋柳詩四首。此詩傳出,一時大江南北和者甚多,時稱“秋柳詩社”。順治十六年(公元1659年),任揚州推官,“晝了公事,夜接詞人”。
    清圣祖康熙四年(公元1665年),升任戶部郎中,至京師。有大量名篇傳世,其寫景詩文,尤為人稱道,所作“綠楊城郭是揚州”一句,被當時許多著名畫家以題入畫。康熙帝稱其“詩文兼優”、“博學善詩文”。康熙十七年(公元1678年),召見,“賦詩稱旨,改翰林院侍講,遷侍讀,入直南書房”。下詔命進呈詩稿,選詩300篇進奉,名《御覽集》。后升禮部主事、國子監祭酒、左都御史。當時,名揚天下,為文壇盟主,一時間,詩壇新人到京城求名師,常首先拜見。康熙四十三年(公元1704年),官刑部尚書。后因王五案失察【《清史稿》列傳五十三《王士禎傳》云:“王五故工部匠役,捐納通判;(吳)謙太醫院官,坐索債毆斃負債者。下刑部,擬王五流徙,謙免議,士禎謂輕重懸殊,改王五但奪官。復下三法司嚴鞫,王五及謙并論死,又發謙囑讬刑部主事馬世泰狀,士禎以瞻徇奪官。”】,革職回鄉。康熙四十九年(公元1710年),眷念舊臣,特詔官復原職。康熙五十年(公元1711年)卒,享年78歲。
    去世后,被易名數次。原名士禛,清世宗雍正朝,“禛”字避雍正諱,改士正。清高宗乾隆朝,又賜名士禎,謚文簡。后世記載中,“王士禛”、“王士禎”兩名并用。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云:
    “當我朝開國之初,人皆厭明代王(世貞)、李(攀龍)之膚廓,鐘(惺)、譚(元春)之纖仄,于是談詩者競尚宋、元。既而宋詩質直,流為有韻之語錄;元詩縟艷,流為對句之小詞。于是士禎等以清新俊逸之才,范水模山,批風抹月,倡天下以‘不著一字,盡得風流’之說,天下遂翕然應之。”
    袁枚稱王士禎的詩作:
    “不過一良家女,五官端正,吐屬清雅,又能加宮中之膏沐,薰海外之名香,取人碎金,成其風格。”
    “然稍放縱,不加檢點,便蓬頭垢面,風姿全無。”
    錢鐘書《談藝錄》中評曰:
    “一鱗半爪,不是真龍”
    “漁洋天賦不厚,才力頗薄,乃遁而言神韻妙悟,以自掩飾。”
    以詩文為一代宗師,其詩多抒個人情懷,清新蘊藉、刻畫工整,早年清麗華贍,中年后清淡蒼勁。散文、詞也很出色。擅長各體,尤工七律。與朱彝尊齊名,時稱“朱王”。他提出的神韻詩論,淵源于唐司空圖“自然”、“含蓄”和宋嚴羽“妙語”、“興趣”之說,以“不著一字,盡得風流”為作詩要訣。
    一生著述達500余種,作詩4000余首,主要有《漁洋山人精華錄》、《蠶尾集》、雜俎類筆記《池北偶談》、《香祖筆記》、《居易錄》、《漁洋文略》、《漁洋詩集》、《帶經堂集》、《感舊集》、《五代詩話》、《精華錄訓篆》、《蠶尾集》等數十種。
    曾贈詩蒲松齡:“姑妄言之妄聽之,豆棚瓜架雨如絲.料應厭作人間語,愛聽秋墳鬼唱詩。”為《聊齋志異》大書“王阮亭鑒定”,各家書坊爭相求索書稿,刊刻《聊齋志異》。
    說完王士禎,還得說宋犖。
    宋犖,字牧仲,號漫堂、西陂、綿津山人,晚號西陂老人、西陂放鴨翁,河南商丘人,“后雪苑六子【雪苑本是西漢梁孝王在歸德所筑造的東苑平臺,也稱梁園或者梁苑。南朝宋著名文學家謝惠連游至此地時,大學紛飛,作《雪賦》一首,始有”雪苑“一稱。歸德侯方域仰慕昔日梁苑風景,欽佩謝惠連才氣,于明崇禎十三年(公元1640年)與同里吳伯裔、吳伯胤、賈開宗、徐作霖、劉伯愚等組織“雪苑社”,為文人騷客賦詩論文會聚之會。他們談古論今,評點詩文,廣結名流雅士,有“雪苑六子”之稱(此為雪苑前六子)。明末兵亂,原雪苑文社成員或死或散,社亦不存。清順治二年(公元1645年)后,侯方域與賈開宗相繼歸里,原雪苑社成員徐作肅與其侄徐世琛提出重建雪苑文社。侯方域曰:“姑待之。大亂既已夷矣,天下之人才,其生育而長養之者,未可量也;學古而行修,聰明淹貫之士,莫遂謂雪苑無其人也,吾將求而益之。”八年后,求得宋犖,收為雪苑社成員。雪苑后六子為:侯方域、賈開宗、宋犖、徐作肅、徐世琛、徐鄰唐。】”之一。
    明思宗朝崇禎七年(公元1634年),生于河南商丘,國史院大學士宋權之子。
    10歲能騎烈馬;13歲始學聲律、書法,篤學好交游,淹通掌故,有詩名。
    順治四年(公元1647),14歲,應詔以大臣子列侍衛,以勇猛見嘉。順治五年(公元1648),15歲,考授通判。
    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授湖廣黃州通判,以母憂去。康熙十六年(公元1677年),授理藩院院判,遷刑部員外郎,榷贛關,還遷郎中。康熙二十二年(公元1683年),授直隸通永道。康熙二十六年(公元1687年),遷山東按察使,再遷江蘇布政使。康熙二十七年(公元1688年),擢江西巡撫。康熙三十一年(公元1692年),累擢江蘇巡撫。賑荒撫饑,深得人心,康熙帝譽其為“清廉為天下巡撫第一”。康熙三十八至四十四年(公元1699年~公元1705年),康熙帝三次南巡,皆駐蹕蘇州,時任江蘇巡撫,負責接待。康熙帝嘉贊其居官安靜,迭蒙賞賚,御書“仁惠誠民”、“懷抱清朗”以賜,又“御書詩扇,又臨米芾書,董其昌書天馬賦,淵鑒齋法帖及耕織圖以賜”。后康熙帝以其年過七十歲,書“福”、“壽”字以賜。康熙四十四年(公元1705年)十月十七日,四鼓,氣脫偃臥,不能赴宴,廷醫大用補劑方保殘喘,即登舟淮揚一帶力疾督賑。適抵揚州病勢纏綿,頭暈氣喘,日漸衰弱,醫生皆云年老病劇,非靜養不能奏效,倘再一觸發,便難醫治。但他卻以“江蘇事務殷繁,非司臥理”;同年十一月,授其吏部尚書。康熙四十七年(公元1708年),以老乞罷官,瀕行,賜以詩。康熙五十三年(1714年),奉詣入京師為康熙帝賀壽,加官太子少師,復賜詩,回鄉;同年九月十六日,卒,享年八十歲。康熙帝下旨賜祭葬于其家鄉,祟祀名宦鄉賢,葬于西陂別墅(今大史樓村)。
    滄浪亭修建五百名賢祠時,將其畫像刻于石上,其畫贊就以滄浪亭的清流為喻,贊頌其人其行:
    “惠愛黎元,宏獎髦士。心跡雙清,滄浪之水。”
    汪琬曾評論宋犖:
    “廉而不劌,嚴而不苛,撫循吏民,煦煦慈愛而不失之姑息。當其蒞吳,僅四閱月耳,裁決簿書,勾稽金谷,往往至丙夜,雖精銳少年不敢望。一二老奸宿蠹,俯首側足,亦率不敢旁睨,考其設施。”
    清代學者朱彝尊詩云:
    “妙鑒誰能別毫發,一時難得兩中丞。”
    兩中丞指的是當時大收藏家卞永譽和宋犖。
    著有《漫堂說詩》、《漫堂墨品》、《綿津詩抄》、《筠廊偶筆》、《西陂類稿》(50卷)、《滄浪小志》、《江左十五子詩選》等10余種。論詩主張尊杜甫,認為韓愈、蘇軾、黃庭堅、陸游、元好問都是學杜而成家的。但他對蘇軾“彌覺神契”(《漫堂說詩》)。
    宋犖和王士禎是好友,但論詩主張有異。
    宋犖是清代學宋詩派中的重要詩人。
    編有《商丘宋氏西陂藏書目》,著錄宋元明本134種,抄本72種,曾進呈皇上御覽過。淹通典籍,熟習掌故。又喜刻印書籍,刻有《商丘宋氏家乘》、《古竹圃詩集》、《嘉樂堂詩集》、《柳湖詩草》、《綿津山人詩集》、《國朝二家詩抄》、《施注蘇詩》等古籍30余種,刻書頗為精美。抄本亦多。宋犖曾合刻侯方域、魏禧和汪琬三家文為《國朝三家文鈔》,影響頗大。
    清代邵長蘅曾選王士禎與宋犖詩為《王、宋二家集》。宋詩不及王詩的超逸,而清剛雋上,亦自可觀。其詩多贈答、題畫、詠物、記游之作。其中如《盤山詩》、《黃山松石歌寄金仁叔將軍兼索子湘和》、《烏江》、《石盆峪龍潭歌》、《椰子》、《落花》、《即事六首》、《邯鄲道上》等詩,含蓄醞藉,標格雋上,頗見特色。
    善畫水墨蘭竹,疏遠絕倫;亦擅山水。
    兩位主人公已經講說清楚,下面,就根據清人佚名氏《蕉窗雨話》中《記王漁洋宋牧仲逸事》一節,來說說王士禎與宋犖的相爭相重事。
    話說,新城王士禎漁洋先生,是一時的詩壇泰斗。
    王士禎論詩,獨標神韻之說,超越百家,號稱無人匹敵。
    康熙時期,王士禎的聲名傾動海內。
    當時那些號稱擅長詩文的人,對王士禎的向往,就如同號稱詩仙的唐代大詩人在《與韓荊州書》中所云:
    “生不用封萬戶侯,但愿一識韓荊州。”
    當時文士,均以能與王士禎交往,為人生之大快事。
    那些向往與王士禎交往的人士,不外乎以下兩種:
    一是愿意從王士禎學,成為其門下之士的;
    二是希望同王士禎結成文字因緣,通過王士禎對其詩文的品題,抬高自己在文壇上的地位和身價。(當時的實際情況也是,一旦某人被王士禎品題,身價馬上抬高十倍。)
    當時社會風習和文壇氛圍就是如此。所以,就連在當時文壇上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宋牧仲(犖),也不能脫俗,他也還要引王士禎以自重,拉抬自己的行情。
    宋犖也工詩,其詩秀麗風雅,處處勝人。
    但是,宋犖的詩和王士禎的詩比起來,時人認為,二人還是大相徑庭的。
    不過,對于自己的才氣和詩文,宋犖還很是驕矜自負的。
    傳聞,宋犖常常說,自己的詩境,是足以和王士禎媲美的。
    那時候,大家因為宋犖的聲望平素就很顯著,也不好與他辯駁、更不可能對他詰問。
    每次宋犖自炫,說自己的詩與王士禎不相伯仲時,大家也只是隨口應答、表示同意而已。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閑言碎語。
    光陰苒苒,眾口囂囂,積年累月,宋犖所言,一再傳播,后來,也就傳進了王士禎的耳朵。
    原來,王士禎和宋犖素早就有交情,兩人的性情才識,互相了解、互相欣賞,也算是莫逆之交。
    所以,王士禎聽到宋犖的說法之后,也不以為意,更不愿意公開回應,違逆宋犖的心意,讓宋犖羞慚。
    這個時候,王士禎有一個門生,窮困潦倒于異鄉。
    門生無處安身,就請求老師王士禎牽線,將自己推薦給宋犖,希望能夠在宋犖幕下謀生。
    王士禎與門生的感情很好。門生有求,王士禎慷慨應允,馬上為門生寫了一封推薦信,將門生介紹給宋犖。
    因為擔心宋犖不接納自己門生,門生去了之后,會吃宋犖的閉門羹,所以,書信寫完之后,王士禎又單獨寫了一首詩贈給宋犖,以確保門生能夠在宋犖那里謀到差使。
    王士禎的詩,就是揣摩宋犖驕矜自負的心意來寫的,而且是要用詩來親自證實宋犖平日自炫之語不虛。王士禎這么寫,就是想要借此來結宋犖的歡心,給門生謀得一個生計。
    門生臨行前,王士禎還特別叮囑他說:
    “宋公的壽辰就要到了,我寫給宋公的信,您一定要在宋公生辰當日,于大宴賓朋時投遞給他。切記,切記!”
    門生恭敬地答應了老師的叮囑。
    門生到江南之后,沒有幾天,就是宋犖的生辰了。
    宋犖生辰當日,門生來到幕府。
    宋犖的幕府之中,真可以說是群賢畢至、大雅同登。
    大家都帶著各類禮品,向宋犖表達真誠的恭賀與祝福。
    宋犖在分班招呼接應客人時,門生帶著王士禎的信,也欣然前來,表達恭賀之意。拜見并表達老師致意之后,門生拿出老師的書信,交給了宋犖。
    宋犖展紙拜閱,喜不自勝。
    讀罷書信,宋犖對賓朋揚言道:
    “我曾說,王漁洋先生推我為知己,以前我對你們說,你們還不相信。今天,先生親自來信,祝賀我的生辰,另外還附有一詩,大家可以讀讀,看看我平常所說,是不是真的?”
    于是,生辰聚會上,王士禎的詩篇被眾人競相傳閱。
    你道詩中所云為何?
    王士禎詩云:
    尚書北闕霜侵鬢,
    開府江南雪滿頭。
    謹識朱顏兩年少,
    王揚州與宋黃州。
    順治十六年(公元1659年),王士禎任揚州推官;
    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宋犖授湖廣黃州通判;
    所以王士禎詩中有云“王揚州與宋黃州”。
    詩中大意,一者,是說兩人相交,是早年就有的事;兩人的情誼,至老彌篤;二者,把“王揚州”與“宋黃州”相提并論,就是在表明,二人是不分伯仲的。
    讀罷王士禎的詩,眾賓朋相顧嘆賞。
    這個時候,宋犖笑逐顏開,就像是處在無上尊榮的境地一般。
    隨后,宋犖很感激王士禎以詩相贈的高厚情誼。因為王士禎來信的盛情,宋犖就為王士禎的門生安排了一個職位,并且對他刮目相看,多有資助。
    (全文結束)
 
編 輯:wangshi 標簽:相重 心影 文壇
相關文章
福建22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