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舊版回顧 | 王氏網論壇

世界王氏宗親聯誼交流尋根懇親繁榮文化發展商企唯一官方門戶網站

一封沈從文佚信中的文史交誼

2018-09-11 10:45:58來源:中華讀書報

打印 字號: T|T
沈從文
王獻唐
沈從文致王獻唐函
沈從文致王獻唐函信封
    2016年12月2日,筆者在青島書房看王獻唐誕辰120周年信札手稿書籍展。在展柜發現沈從文致王獻唐信札一通。沈從文的章草高古、簡約,獨具一格,一看便知,這是沈從文的墨跡。隨后,王獻唐先生的曾孫王書林拍攝了信札和信封,發來郵件。
    仔細看這通信札,感覺《沈從文全集》未收錄。于是,將信封和信札,發了微信朋友圈。青島大學文學院周海波教授告訴我,《沈從文全集》未收錄此信。后來,筆者又向張新穎教授求證,他的回復亦是沒有收錄。筆者又在青島市市南區圖書館查閱《沈從文全集》(增訂版)書信部分,沒有查到。這是一封沈從文的佚信,短札,信息含量大,又沒有時間落款,特撰寫此文解讀。
    從信封推斷寫信時間
    信封帶有“私立武昌文華圖書館學專科學校緘”字樣。最初,我判斷這封信函的寫作時間,是沈從文1930年9月16日開始在武漢大學執教時期。
    1930年暑假,沈從文放棄了上海中國公學的教職,打算到新成立的國立青島大學任教。是年8月17日,沈從文在致胡適的信中說:“中公的課程我想不擔任了,我過青大去。理由是中公方面我總覺得沒有東西可教,預備也不行,恐怕潑湯,至于青大,則初初開學,我胡涂也容易混得去,所以拿了他們的路費,預備月底動身。”然而,沈從文赴青大執教未果,是因為中原大戰爆發的緣故。8月20日,沈從文在給王際真的信函中說:“中國之內戰又過濟南向北而進,天津北平之間火車也不通,天之戾將于人,固亦近于自然矣。”蔣介石、馮玉祥、閻錫山之間的中原大戰,戰火燃燒到山東,交通不便,沈從文沒有到青大執教。在胡適和徐志摩的推薦下,到了武漢大學中文系教“新文學研究”和“小說習作”課程,此時,陳西瀅擔任武漢大學文學院院長。沈從文在武漢大學只執教了這一個學期。1931年春,因為沈從文營救丁玲,錯過了武漢大學的開學時間,這個學期未到校。
    沈從文寫給王獻唐的這封信,看信封上的這幾個字,很容易想到此函是武漢大學執教時期。
    為《大公報·藝術周刊》約稿
    青島書法家孟慶泰先生給出信函釋文后,信函的寫作時間可以判定。先來看一下信函釋文:
    獻唐先生:
    昨托王際可先生便致一緘,想塵清鑒。《藝周》深盼先生能賜一大著,以光篇幅。如于二月中此間即可得尊作,載一專刊,殊感幸也。此間所謂藝術,范圍極寬,就貴館甆、銅各器作一文章,亦復佳士!專此,并候安吉。
    司徒喬、沈從文頓首
    這是沈從文和司徒喬發給山東省圖書館館長王獻唐的約稿函。
    1923年,沈從文在燕京大學認識了司徒喬。沈從文在回憶司徒喬的文章中說:“我剛到北京的第二年,帶著我的那份鄉下人模樣和一份求知的欲望,和燕京大學的一些學生開始了交往。最熟的是董景天,可說是最早欣賞我的好友之一人。當時的燕京大學校址在盔甲廠。一次,在董景天的宿舍里我見到了司徒喬。”沈從文到司徒喬的宿舍參觀,看到司徒喬畫的人物速寫,非常贊賞:“那些實實在在、平凡、普通、底層百姓的形象,與我記憶中活躍著的家鄉人民有些相象又有些不同,但我感到親切,感到特別大的興趣。”為人素樸的司徒喬和沈從文成了極好的朋友。
    1933年,沈從文辭去青島山大的教職,在楊振聲的邀請下,開始編輯《大公報·文藝副刊》。這次回到北平后,他和司徒喬重逢,“感覺格外親切”。司徒喬為泰戈爾畫過像,為周氏兄弟畫過像,也為沈從文畫了一幅像。這幅肖像成為一件紀念品,是兩人友情的見證,沈從文在動蕩的時代時時帶在身邊。
    1934年6月25日,沈從文參加《大公報·文藝副刊》在會賢堂舉辦的午宴。宴會結束后,沈從文與朱自清同到司徒喬家中看畫,并商量如何辦《大公報·藝術周刊》。10月7日,由司徒喬主編的《大公報·藝術周刊》創刊,沈從文為之寫了代發刊詞《藝術周刊的誕生》。
    按照沈從文對《藝術周刊》的設想,一面將系統地介紹些外國作品與作家思想生活,一面將系統地介紹些中國的東西。在發刊詞中,沈從文透露,藝術周刊廣泛地向各位專家約稿:
    如容希白先生對于銅器花紋,徐中舒對于古陶器,鄭振鐸對于明清木刻畫,梁思成、林徽音對于中國古建筑,鄭穎孫對于音樂與園林布置,林宰平、卓君庸對于草字,鄧叔存、凌叔華、楊振聲對于古畫,賀昌群對于漢唐壁畫,羅睺對于希臘藝術,以及向覺明、王庸、劉直之、秦宣夫諸先生的文章,到時圖片與文章的安排,若超過了篇幅還很費事。
    沈從文希望,學藝術的人,“創一派,走一新路,皆不能徒想拋開歷史,卻很可以運用歷史”。“從事藝術的人,皆能認識清楚只有最善于運用現有各種遺產的藝術家,方能創造他自己時代的新紀錄。”
    在這種背景下,沈從文執筆寫信,向王獻唐約稿,“就貴館瓷、銅各器作一文章,亦復佳士(事)”。信函時間當在1934年10月7日《大公報·藝術周刊》創刊后,從信中“如於二月中”之句推斷,寫信日期可能在1935年初。
    司徒喬擅長油畫和水彩畫,被譽為中國現代藝壇上的先鋒之一。抗戰期間,司徒喬遠走邊疆,采風問俗,描寫實景,他的戰災寫生和巨幅油畫《國殤》有“一股愛護國家民族的洪流,同情人類的愛力”。
    司徒喬主編《大公報·藝術周刊》時,他患肺病,“療養院住不起,在什剎海冰窖旁安了家”。這一時期的工作和生活,他的妻子馮伊湄在《司徒喬:未完成的畫》一書中寫道:“當時,周刊只能介紹一些純技術性的理論文章。林宰平、許地山、鄧以蟄等老前輩很熱情地寫稿,喬自己也介紹一些西歐著名的畫家——如羅丹、米勒……他使用文字不如使用色和線來得方便,使用中文不如使用英文來得流暢。這工作對他還是很吃力的。但同時也給他一個學習古典繪畫理論一個好機會。……為給刊頭找一條花邊,可以翻十幾冊雜志。這時候他正迷上中國畫,鉆研中國畫論興趣特別高。他決心要補上他腦中的一角空白。”
    收信人王獻唐
    這通短札連著三位人物,作家沈從文、畫家司徒喬、學者王獻唐。
    王獻唐(1896-1960),著名的考古歷史學家、金石文字學家、版本目錄學家,被稱為一代國學大師。初名家駒,后改名琯,字獻唐(典出西域人獻玉給唐朝),號鳳笙,室名雙行精舍、顧黃書寮等,以字行。山東日照人。他的父親王廷霖,行醫出身,“精岐黃”,酷愛金石,曾師承清代著名金石家、小學家許瀚,在小學、金石方面造詣頗深。王獻唐天資聰穎,又從小受父親訓誡,如屈萬里在《王獻唐先生事略》中所講,“日照為許印林(翰)、丁竹君(以此;丁惟汾之父)故里,流風所被,邑人多治小學。先生既精于金石、音韻、訓詁之學,復資以證古史,故創獲獨多。”
    自1906年到青島求學之后,王獻唐與青島結下不解之緣,如今觀海二路13號甲仍存王獻唐故居。初就讀于青島禮賢書院,后考入青島德華特別高等專門學堂學習土木工程。1917年任職天津《正義報》,為譯德文小說。1918年任濟南《商務日報》《山東日報》編輯,翌年以兩報記者身份長駐青島。
    王獻唐的學術生涯在青島開始。1922年,青島從日本人手中收回,他任青島督辦公署秘書,并開始著手撰寫處女作哲學論著《公孫龍子懸解》,此書令他在學界脫穎而出,遂被私立青島大學請去講古代哲學。1923年8月,他和青島禮賢書院校長德國人蘇保志(Dr.Seufert),還有劉銓法、尹莘農等15人發起成立了“中德學社”。他們互相翻譯中國和德國的文藝、科學、哲學文章,以促進中德文化學術交流為主旨。
    1929年8月2日,王獻唐出任山東省圖書館館長。他著意搜集文物、典籍,擴充館藏,使山東省圖書館成為當時全國收藏文物典籍最豐富的圖書館之一。1930年,考古學家吳金鼎赴山東,發現了城子崖龍山文化遺址,邀王獻唐同去勘查。之后,他與傅斯年、李濟、董作賓等人共同領導遺址的發掘工作,并成立山東古跡研究會,對山東其他遺址進行了普查和小型發掘,為山東考古工作奠定了基礎。王獻唐致力于山東文獻的整理,文物古籍的保護,堪稱齊魯文脈的守望者。
    抗戰初期,日寇緊逼濟南,王獻唐搶先將山東省立圖書館的重要文物和古籍善本裝箱,由屈萬里押運至曲阜。王獻唐出資盡力,載書播遷,輾轉運往抗日大后方四川,妥善保管。為轉運、典守齊魯文物,王獻唐和屈萬里冒著生命危險。他們肩負起“為中華民族續命”的責任,為齊魯文化的傳承做出貢獻,彪炳史冊。
    王獻唐先生一生刻苦治學,藏書著述,著作等身,在金石、訓詁、考古、版本、目錄、校讎等領域,皆有學術專著。王獻唐交往的多為學林名家,一時俊彥,多相往還,留下了大量信札。這些信札,或商借秘籍,或切磋學問,或互通信息,或交流情感。時值國難,傷時感世,救亡圖存之懷,亦自然流露于信札。王獻唐與沈從文的書信往返詳細情況,要等上下兩巨冊的《王獻唐師友書札》(增訂版)出版,才可揭開神秘面紗。
    王際真、王際可兄弟
    信中寫到的王際可,是沈從文的好友王際真的弟弟。
    王際真王際可兄弟出身書香門第。他們的父親王寀廷是藏書家,與王獻唐交游甚密。
    王寀廷(1877-1952),原名貢憂,字拱底,號眉孫,又號丑石,后以字行。桓臺人。光緒癸卯科進士,丁未會考,用為知縣,分發廣東。民國初田中玉主魯,任山東省副參議長。開設逢源閣書店,以王懋卿為經理。家富藏書,且多善本,尤重鄉邦文獻。于古籍碑刻,書畫鼎彝收藏頗夥。主修過《重修新城縣志》。其藏書之室名曰“止適齋”。1949年后,他將平生所藏悉數捐獻給山東省文物管理委員會。
    王際真早年畢業于留美預備學堂(清華大學前身),1922年赴美留學,先后在威斯康辛及哥倫比亞大學學習政治及新聞學,獲學士學位。王際真曾任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ropoli tanMuseumofArt)東方部職員,后任哥倫比亞大學中文教授,長期在哥大任教,成為中國文學翻譯的先驅。
    陳汝潔在《王際真:英譯紅樓夢第一人》文中說:“他翻譯的《紅樓夢》雖然只是原書一半回數的節譯本,但在楊憲益、戴乃迭1978年合譯英文全譯本出版之前,王際真的譯本一直是英美最為流行的《紅樓夢》版本,在西方頗受推重。”
    1928年王際真從美國歸來,回山東老家,路過上海。徐志摩介紹沈從文認識王際真。此后,兩人頻繁通信。信里包括對日常生活的敘述,青春的苦惱,對人生的見解,對字畫藝術的探討。最重要的一封信,沈從文將徐志摩乘坐飛機在濟南不幸遇難的噩耗告訴王際真。沈從文于1930年左右得到王際真的接濟。
    1980年11月,沈從文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一個小型的演講會講話后,就向一位教授打聽在哥大教中文多年的老友王際真先生的情況。一別五十年,他獲得王際真的情況后,去他家里看望。這橫亙歲月長河的友情,讓沈從文感慨頗多,他回憶1930年代兩人書信往來的情況時寫道:“我每次出了新書,就給他寄一本去。我不識英語,當時寄信用的信封,全部是他寫好由美國寄我的。一九二九年到一九三一年間,我和一個朋友生活上遭到意外困難時,還前后得到他不少幫助……”這次會面,王際真取出20世紀30年代沈從文的著作,以及徐志摩不幸遇難的信函。
    1930年代兩人的通信,自然會寫及王際可。從沈從文給王際真的信中可知:沈從文與王際可書信往還;王際可也曾接濟沈從文。
    際可有信沒有?我給他信也得他信,我告他應當大家來各在一方努力讀一點書,我只想到這個話可說。
    ——沈從文在武漢大學致王際真(1930年于武昌)
    際真,際可在不久日子里,是把你為他留作學費的錢又寄了五十塊來的。前次你寄的,我告你說同大雨分用的五十,如今又由大雨還一半,我全用了。我想到為什么我要用你那么一些錢,心里實在難過。你不應當因為我兩個人好一點就盡寄錢來。
    ——沈從文致王際真1931年于上海
    總之,沈從文與王際真、王際可兄弟的友情誠摯,與王際真的友情更是彌足珍貴。沈從文在《我與徐志摩、王際真的友情》文中說:“人的生命會忽然泯滅,而純摯無私的友情卻長遠堅固永在,且無疑能持久延續,能發展擴大。”正是與王際可有這樣的親密的聯系,沈從文才會托王際可將《大公報·藝術周刊》的約稿信轉給王獻唐。
    筆者苦苦尋覓王寀廷、王際真、王際可的資料,在王紹曾、沙嘉孫著《山東藏書家史略(增訂本)》一書中,查閱到王寀廷。王寀廷條目中,談到他的藏書,還提到一段鮮為人知的事情,抄錄如下:
    貢忱另藏有明萬歷間刻本《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卷,三十年代其子季真留美時,將是書與濰縣高氏上陶室磚瓦拓片若干種售與美國國會圖書館。末有貢忱題記云:
    篆書三十二體《金剛經》,經帙始刻于元皇慶二年(1313),今海內罕有存者。此有明萬歷問倪氏摹刻本,戈法鉤勒,精妙入神,原本不可得,得此亦大不易。民國紀元第一甲子,以四十金購自江陰胡氏,什襲之藏,未嘗輕以示人也。大兒子留美,將有襄辦中國書法展覽會之舉,來函征集出品,小兒際可既為搜索碑帖拓片多種,并以此四冊附焉。
    二十三年(1934)冬大雪后二日,貢忱氏識于濟南道合里之止適齋。
    王氏售與美國國會圖書館的明萬歷間刻本《金剛經》、濰縣高氏上陶室磚瓦拓片,想來可以在美國查閱到。
    王際可曾在上海讀書。全面抗戰爆發后,他輟學參軍,加入戰地服務團。被日機轟炸,為國捐軀。為沈從文和王獻唐充當信使的王際可,也因為這封信,在湮沒的時光中顯影。
    王獻唐未刊日記記錄
    筆者請教王獻唐研究專家張書學先生,他從王獻唐的未刊日記中找到這封信的確切時間,一切疑問都迎刃而解。
    據王獻唐《五燈精舍日記》1935年1月19日載:“王際可來,帶沈從文一函,囑余為《大公報·藝術周刊》撰文,附《周刊》一卷”;20日載:“又接司徒喬及沈從文一函,求為《藝術周刊》撰文,即復。”沈從文、司徒喬的這封信,是王獻唐于1935年1月20日收到的。
    學界伉儷張書學、李勇慧編撰的《王獻唐年譜長編》(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2017年)中可以看到這封信札的釋文以及詳細注釋,這封信也收錄在他們正在增訂的《王獻唐師友書札》(下冊)中。
    注:沈從文致王獻唐信函、王獻唐未刊日記圖片均由王書林先生提供。
編 輯:wangshi 標簽:沈從文 交誼 文史
相關文章
福建22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