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舊版回顧 | 王氏網論壇

世界王氏宗親聯誼交流尋根懇親繁榮文化發展商企唯一官方門戶網站

 王蒙:“失眠”疑似偽概念

2019-07-25 08:57:34來源:北京青年報

打印 字號: T|T
  《睡不著覺?》是一本關于睡眠的趣史,更是一部哲學小品,采擷著名作家王蒙和著名醫師郭兮恒關于睡眠的對談而成書。
 
  當睡眠問題日益影響人們的正常工作生活和生命健康時,作家和專家從各自擅長的領域出發,分享關于睡眠的趣事和見解。王蒙先生從生活經驗出發,講述自己從少年失眠到老年善睡的有趣經歷,由此引述老莊哲學的“心齋”“先睡心,后睡眼”等觀點,進而提出“失眠是個偽概念”。
 
  郭兮恒教授結合自己從醫30余年的經典臨床案例分析睡眠這一生物節律,從科學甚至心理學層面消解失眠人群的焦慮。
 
  《睡不著覺?》既是給睡不著、睡不醒、睡不好的人一本好夢書,也是給人生的一餐提升智慧的心齋。
 
  王蒙:郭主任,我覺得您說的“睡眠障礙”這個概念很有意思。現代后現代的文化論說中,有一種比較時髦的說法,就是說語言的發達與異化,會使語言反過來控制生活,乃至歪曲了現實,或者說由于語言的概念,造成了人生的歪曲、痛苦與麻煩。少年時期失眠這件事對我來說最大的收獲是:千萬不要輕易說自己失眠。光是“失眠”一詞兒就活活害死人。我甚至認為失眠這兩個字,這個詞兒,給人們造成的痛苦比睡眠機制失調本身還要多。
 
  “失眠”一詞,神經兮兮,嘀嘀咕咕,迷迷糊糊,是個毒素超標的詞。在過去,常常是小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和有閑階級,吃飽了沒事干的人才懂這個詞兒,工人與貧下中農絕對沒有人談什么失眠,他們關于睡眠的痛苦是既沒有足夠的時間也沒有適宜的環境去睡覺。實在話,披星戴月、辛勞終日的人,哪有什么失眠的?
 
  醫生也千萬別輕易對病人說“你有失眠癥”,這就害死人了。很多說法都比失眠這個詞好,尤其您用到睡眠障礙這些專業用語。有的人只是睡眠障礙,干嘛非要自己說成失眠呢?就像吃飯也會有吃飯障礙一樣,可能我咬著舌頭了,又或者之前吃得太飽了,吃飯的時候我就不想再吃了,這不都算吃飯障礙嘛!可這并不是失食、失飲、厭食啊。順便說一下,我對厭食一詞也有極大的懷疑,這也是個害人的酸詞兒。要是能去掉失眠這倆字,你可以承認你睡眠出現了障礙,最多費點吹灰塵之力,克服一下,這個障礙也就跨過去了,這聽上去多舒心。
 
  郭兮恒:沒錯,雖然失眠癥是睡眠疾病的一種,在臨床上,泛指的失眠也可能是一種表現。專業睡眠醫生應該把失眠現象與睡眠障礙區分開來,這才更有利于幫助病人理解失眠困擾,解決睡眠問題。
 
  王蒙:關于失眠這個詞,我有這么個小故事得跟您說說:我之前的秘書是個年輕人,他的睡眠有時也會出現問題,但是他有他自己的新式應對武器。他根本不承認自己失眠,他認為失眠本身就是一個偽概念,失眠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睡眠的一種形式。他說盡管這個想法有點牽強,但是它有心理治療的作用。當他睡不著的時候,他就暗示他自己,就是在睡覺時自己夢見自己睡不著了。
 
  我覺得這太棒了。人家莊子早就提出這個問題了,夢見自己化為蝴蝶,翩翩飛翔,醒了以后莊子問自己:究竟是莊生夢見自己成了蝴蝶呢,還是蝴蝶夢見自己成了莊生呢?一時睡不著覺也是同樣的道理呀。就好比你急著做夢吃肉包,但是沒吃到,那這是入夢不成功才吃不上肉包呢?還是你已經入夢,但是沒吃到肉包呢?你干脆以為自己小資兮兮地失起什么眠來了?其實,兩面的因素都有,問題是夢里我知道我有肉包,但是您何必那么急,那么慌著去吃呢?
 
  我現在也有睡不好的時候,但是我睡不好時,我在那兒歇著,您問我想什么了?對不起,我什么都沒想。因為這時候想的東西根本沒進入深層思考的范疇。睡覺的本質是休息,一時睡不著,但躺著、瞇著,都是休息。已睡、未睡、正在睡、剛睡、半睡,這些狀態是互相流動,互相暢通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果說什么失眠,失中有睡有夢,夢中有睡有失。我不僅沒有進入深層的睡眠,我的胡思亂想也沒有進入我的深層思考。所以我認為,人的失眠狀態往往是一種半睡眠狀態。
 
  郭兮恒:王老師這是在戰略上藐視敵人的作法,值得點贊!
 
  王蒙:我相信,所謂失眠癥患者中有一大半睡得不好的人,是自己夸大“軍情”。所謂的失眠,不一定靠得住。不承認什么失眠不失眠,只承認有時睡得好些深些,有時睡得差些淺些。如此而已。就咱們剛才的這些討論啊,我想出了一首小詩:失眠一說坑死人,睡得不實又有甚?打著呼嚕睜著眼,照樣睡夢昏沉沉。翻身一夜能好睡,夢話一車笑得勤,還有夢游去外地,鎖上家門再開門。睡成啥樣隨它去,睡法睡道花樣新。愁家愁業愁收入,只有愁覺最無倫。開車睡覺應罰款,躺而不睡也養神。強氣強體強睡覺,睡有天助自開心!
 
  我的意思是,我們都追求深睡眠,但也不妨淺睡眠,半睡不睡歇歇腰腿,也是靠攏睡眠的調節休憩,也是保養,反正死活不給自己戴失眠的帽子。
 
  郭兮恒:好詩!“躺而不睡也養神”,這種心態對有睡眠障礙的人來說是非常關鍵的。
 
  為什么有的人容易發生睡眠障礙,有的人不容易發生睡眠障礙?這跟心理是否強大有關系,也跟心理暗示有關系。當你的心理形成一個不良的暗示時就容易造成睡眠障礙。
 
  王蒙:我從另一面來分析,因為我有這種經驗,就是有時候其他的疾病影響你的睡眠。我說我現在挺能睡,挺會睡的,真不算吹,但是并不等于我每天睡的都是同樣的程度。我有過什么情況呢?有天晚上睡覺,我來回翻身,反復起夜,結果是怎么回事?其實就是呼吸道感染,可是呼吸道感染它發作以前,身上燥得慌,又咳嗽又打噴嚏,一會兒覺得熱,一會兒又覺得涼,一會兒加一床薄被,一會兒又把這個薄被踢了。鬧騰了一宿,第二天絕對感冒,一感冒馬上就能大睡。睡到什么程度呢?因為頭天夜里沒睡好,第二天從十點就睡,睡到夜里兩三點,這才踏實過來,基本上病也好了覺也補回來了。所以睡眠和你總體的健康狀況也有密切關系,我琢磨著也有由于睡眠不好影響身體其他功能的情況。
 
  反過來說你有別的方面的毛病也會影響睡眠質量,因為睡著不舒服,躺那兒老難受,但是如果睡眠狀態特別好,在火車上縮在椅子上也能睡倆鐘頭。
 
  郭兮恒:王老師說的是非常重要的問題。失眠是什么?失眠在睡眠疾病分類中是一種疾病,叫“失眠癥”;同時失眠也指一種癥狀。
 
  剛才王老師講的情況,睡不著覺是因為身體不舒服導致的,在這個時候它就是個癥狀,是個伴隨癥狀,也就是繼發性失眠。比如說有人有呼吸系統疾病,他就會因為呼吸困難而睡不好覺,那就不能定義為單純失眠。應該說他有原發呼吸疾病,同時由于呼吸疾病造成睡眠不好。還有的人患有甲狀腺功能亢進癥,多數甲亢的人睡不好覺。所以有些甲亢患者心慌氣短,最后變得性格煩躁,大冬天要開窗戶,穿的衣服不能太多,燥熱,當然也睡不好覺。
 
  怎么辦?有人可能就說吃安眠藥吧。其實這樣的解決方式就更麻煩了,因為這并沒有解決影響睡眠的根本問題。如果我們把甲亢控制住了,睡眠自然就會改善了。
 
  類似情況還有心臟病患者,也常常睡不好覺,心臟病本身造成的痛苦以及病人對心臟病的恐懼都會嚴重影響患者的睡眠。其實我覺得在臨床中不要一睡不好覺就認為是失眠癥,不要誤認為只要睡不好覺就得靠吃藥解決睡眠問題。
 
  需要特別注意的是,一些中老年人容易出現各種身體不舒服的現象,不舒服的問題反映出來的結果就可能影響睡眠。所以要注意查找病因,弄清楚是原發性的失眠癥,還是繼發性的睡不著。
 
  王蒙:您的這個說法也大有啟發,所謂的失眠,有時候并不是一種多么頑固難醫的疾病,而是某種疾病的一種表現。就是您說的,沒睡好覺,與頭疼、腦熱、頭暈、口臭等一樣,那只是“癥狀”,任何帶來疼痛、折磨、痛苦的疾病,都是對睡眠的擾亂,都是破壞睡眠的。
 
  (摘自長江文藝出版社新書《睡不著覺?》)
相關文章
福建22选5开奖时间